pk10微信群

新房

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 > 新房 > 八达岭孔雀城陷质量风波:新房成危房 要扒开重修

八达岭孔雀城陷质量风波:新房成危房 要扒开重修

朱女士等人在八达岭孔雀城购买了联排别墅,入住两年来,出现或漏水或裂缝的现象,业主们找开发商多次沟通后,被告知房子要重修。由于业主互相没有联系,目前尚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家房屋出现沉降,但至少十几户都发现不同程度的开裂和变形。该项目的工程师沈先生承认房屋主体出现问题,并承诺“公司会对此事负责 ”。

朱女士近日向北京青年报投诉,称自己在八达岭孔雀城购买的一套联排别墅,装修且已入住,但两年来一直从地下室进水,找开发商沟通多次后,朱女士被告知要搬出去,房子需重修。然而两年过去了,开发商仍未采取任何行动。调查中,北青报记者看到另外一家——35栋,开裂等问题更显严重,开发商已经将这家另行安排住处。

探访

至少十几户的房子出现问题

北青报记者近日前往位于河北省怀来县的八达岭孔雀城三期,在几位业主的指引下,看到了被投诉的联排别墅。

朱女士介绍,这套房子是儿子给她买的生日礼物,2015年底生日那天一家人办理了收房入住。她家地下室装修了高端影音室,是一家人的“得意之作”,很多发烧友来看过。

2016年7月20日,大雨倾盆,朱女士一家人周末过来度假的时候发现,刚刚装修完尚未住进去的地下室发大水。“刚开始以为是由于雨太大了,但之后的两年多,地下室就从来没有干过。”2017年7月,她家的地下室继续“流淌着小溪”,所有的墙壁都发霉了,屋顶滴水。

与朱女士的房子同排的业主章律师庆幸自己“幸好没装修”。章律师夫妇说,“就是动作慢了一点,等别人装修完了我们还没动工,但发现房屋有些不对劲,墙壁和地面裂缝越来越大,所以就更不敢装修了。”在章律师家的毛坯房,北青报记者看到了明显的沉降痕迹。章律师补充道,“沉降呈增长态势。”

章律师夫妇告诉北青报记者,开发商从来没解释到底怎么回事,但通过各方面信息汇总,附近几排别墅因地基原因发生了沉降,“朱姐家的漏水,是房屋沉降过程中撕裂了防水”。

朱女士补充说,她家影音室装修时做了高标准的防水,不是开发商的标配,但还是“发大水”。她估计是外力所致,使得防水在沉降中并未起作用。

上述几位业主告诉北青报记者,由于业主互相没有联系方式,搞不清究竟有多少家房屋沉降了,但至少十几户互相沟通过,都有不同程度的开裂和变形。

追访

从检测报告看几栋楼疑似危房

几位附近的业主,因为各家不同的裂缝、漏水以及地面沉降等,陆续向八达岭孔雀城的开发商——京御房地产公司要说法。据他们了解的情况,开发商请国家级勘察设计院做了检测,但不向业主提供全部文档,而是分头将节选发给不同的业主。

业主们归纳了所有信息,报告中多次使用了“C级”的表述,报告中分别对几家业主的地基做了描述,认为达到了“C级”。业主们找专家、上网查询得知:“C级不就是危房了吗!”

几位没被出具检测报告的业主说,开发商将几户房屋问题严重的业主转移,有的是临时提供了新房,有的是在夏天雨季为业主提供酒店居住。而这些“优厚待遇”则让业主更担心,“是不是我家比C级更严重到了D级?”

业主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自己问了专家,也在网上查询了文件。“安全等级为C就属于危房,应该修复,而D级房屋就必须拆除重建,”朱女士如是说。

业内

根据报告应对承载力不足的地基加固

朱女士给北青报记者出示的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鉴定报告》显示:“该楼的安全性等级根据上部承重结构和地基基础的评定结果按其中较低等级确定,G37#楼南栋的安全性等级为Csu级(应采取措施,且可能有极少数构件必须及时采取措施)。”

北青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谭主任,他表示没看见《鉴定报告》全文,自己也不是该报告的撰稿人,但该报告使用的是“《民用建筑可靠性鉴定标准》GB50292-2015”的规范。根据该文件,朱女士等业主所说的C级、D级有着明确规定:C级“显著影响承载力,应采取措施”,D级“已严重影响承载力,必须采取措施”。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饶戎教授告诉北青报记者,该《鉴定报告》出自权威部门,但从形式上看,行业内只认为是一种“咨询报告”,而不是法定程序上的报告结论,开发商与业主如果都认可,可以按照提示来操作,但如果对涉事房屋的开发者或建设者追究法律责任,比如说经济赔偿、行政处罚等,就需要在执法机关的主持下,重新指定鉴定机构再次检查。

不过,《鉴定报告》中阐明了处理建议:1.应对承载力不足的地基进行加固;2.对该别墅应进行沉降观测,当沉降速率不收敛时,应及时采取措施。“在双方争议不大的前提下,先对沉降进行观察,是否有继续沉降的迹象,针对性地修复或者更严重的时候不排除重建。”饶教授如是说。

开发商

要拆掉所有装修观察沉降

在八达岭孔雀城的客服中心,北青报记者见到了该项目负责善后的工程师沈先生。

该工程师非常坦诚,承认了房屋主体出现了问题,并承诺“公司会对此事负责”。北青报记者请他出示《鉴定报告》,沈先生并没有同意,称检测还在继续,加固工程也在一直做,不好一下子下定论。

按他介绍,每套房屋有至少两年的“观察期”,这期间业主不能在房屋里居住,所有的装修要扒开,露出原楼板和地面,包括地下室和地上一、二层。沈先生解释,要看看裂缝是否继续增大,由此断定是否危险和制定翻修工程。在观察期间,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会过来继续鉴定,看房屋是否继续沉降,从而制定修复方案。

沈先生表示,如果没有观察到继续沉降,也需要挖开地表进行打桩加固,如果继续沉降了,那就另外制定方案。

对于在此期间的赔偿问题,沈先生宣布了公司的政策:没收房的,在观察和修房期间,不管几年,所有的时间都计算违约金;收房并且装修了的,公司还全额赔付装修费用。“这样的房子,我们建设成本可能30多万,而维修该房屋多于200万。”沈工如是说,“公司这次拿出七八千万修房和支付违约金。”他补充道,对于坚持退房的业主,公司也给出了相应政策。

这意味着对业主来说,可以选择立即退房和继续等待。朱女士表态坚决退房,并提出购房款3倍的赔偿。而章律师一家声明与朱女士诉求一致,但不排除看开发商补救的效果再选择。

郭晨琦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