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三微信群

新三板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新三板 > 2018年新三板“黑天鹅”图鉴:如梦初醒,“仙”气逼人

2018年新三板“黑天鹅”图鉴:如梦初醒,“仙”气逼人

(原标题:2018年三板黑天鹅图鉴:如梦初醒,“仙”气逼人

已过去的2018年三板遭遇资本寒冬,市场流动性严重不足、挂牌企业质量参差不齐、投资者退出通道不畅等问题凸显,频频发生的“黑天鹅”事件更是让整个新三板市场蒙上了一层阴影。

另一方面,监管趋严在新三板上得到充分体现,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有超过1300家挂牌企业因违规而受到处罚。在“严监管”的背景下,“黑天鹅”无处遁形,给众多挂牌企业、投资者及其他市场参与者敲响了警钟。

对此,犀牛君总结了2018年新三板市场的十大“黑天鹅”,以提醒广大新三板市场坚守者,擦亮眼睛,谨防“踩雷”。

奥其斯:“工厂超市”梦想与百亿帝国的坍塌

马云说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但奥其斯(836614)却用实际行动证明光有梦想还不行,做企业最重要的还是踏实做事。

2018年之前,奥其斯创始人、董事长罗嗣国被视为堪比A股著名苹果概念股蓝思科技(300433)董事长周群飞的优秀创业典型,公司的资本进阶之路也是一路开挂,甚至还喊出要打造成全球最大的LED 照明的“工厂超市”的口号。

在登陆资本市场之前奥其斯就通过定增和老股转让疯狂吸金约3.5亿元,2016年公司挂牌新三板之后,更是成为了市场上的“香饽饽”。截至2018年底,奥其斯成功融资6.42亿元,其中不乏地方政府和国有资本纷纷入局。按其历史最高新三板挂牌转让价和最新股本测算,公司总市值一度逼近100亿元,颇有“黑马”之相。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8年7月份以来,奥其斯密集披露了公司被法院列为失信人、被供应商追债、被抱团讨薪、银行账号被冻结、中报巨亏等相关公告,这个曾经的新三板明星企业、资本市场“宠儿”就此跌下神坛。

ST凯路仕:共享经济风口上摔下来的“猪”

创投圈里从来都不缺少大佬们的犀利见解,雷军也说过“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当初新三板企业ST凯路仕(430759)或许也是这么想的。

随着2016年夏天摩拜、ofo等共享单车的一夜爆红,“共享经济”概念热度陡然蹿高,共享经济企业疯狂吸金的背后,也吸引了一众渴望搭乘“顺风车”的风口追随者,ST凯路仕便是其中之一。

2016年10月,ST凯路仕作为领投方参与了小鸣单车一亿元的A轮融资,自此搭上了共享经济的“顺风车”,当年公司便实现了5.72亿元的营业收入和超9400万元净利润。可惜好景不长,随着2018年5月小鸣单车破产清算,共享单车踩下的一脚“急刹车”让ST凯路仕深陷其中,从年赚9400万到巨亏2.7亿,ST凯路仕一夜回到解放前。

从资本热捧到身陷囹圄,ST凯路仕成为了2018年名副其实的“黑天鹅”。

蓝海之略:从拟IPO到深陷泥潭,“好故事”再难起舞

一直以来,能不能讲好故事被众多创业者视为创业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在新三板上蓝海之略(834818)便凭借着解决基层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痛点,加上“互联网+医疗”的好故事,在资本市场上一度星光熠熠。

直至2018年8月,公司被曝出资金链断裂,无法按时发放员工工资开始,蓝海之略金融租赁模式的冰山一角才逐渐被撕开。随后蓝海之略深陷员工、医院和融资租赁公司之间的大量诉讼和仲裁之中,公司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20余处房产被查封;2018年12月,公司还因有经济犯罪嫌疑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而在此之前,蓝海之略还是一家在3年之内实现净利从0.5亿到4.5亿几何级增长的拟IPO公司,大幕落下,不禁让人感慨盲目“跑马圈地”、缺乏风控的“互联网+医疗”好故事再难起舞。

ST致生:新三板明星“陨落”,超600名投资者被套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头顶IPO概念光环的明星公司转眼变成黑天鹅的故事再次在新三板上演,只不过主角换成了ST致生(830819)。

2014年6月挂牌新三板的ST致生,正遇上“改革牛”行情开始,通过不断的热点概念转换、资本运作,吸引了众多券商、私募基金等机构买入,交易量一度排入新三板前五名。加之公司业绩高速增长及IPO概念加持,挂牌以来ST致生强势吸金近5亿元,众多机构随之入场,公司高管还曾豪言要在3年内将公司市值做到百亿。

但随着一份2017年巨亏年报的发布,ST致生所描绘的“海市蜃楼”轰然倒塌,从年赚8500万到巨亏1.2亿,ST致生还深陷诉讼泥潭以及3.5亿合同造假风波,更为不幸的是其背后仍有超600户股东被套牢。

上陵牧业:控股股东大额债券违约引发的危机

同为新三板“老兵”的上陵牧业(430505),与ST致生一样在这一年来到了“生死关”。

2014年1月24日,上陵牧业挂牌新三板,并在新三板扩容后成为全国首批挂牌、首批做市、首批跻身创新层的牧业企业,此后公司业绩稳步增长,至2017年公司开启IPO之路,公司的资本进阶之路似乎稳扎稳打。

但俗话说得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控股股东上陵集团的5.42亿债券违约犹如推倒的多米诺骨牌给上陵牧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也致使上陵集团自身走上了破产重整的道路。在此之前,上陵牧业曾为其违规担保数次,涉及金额共3.3亿元。

违规担保、资金冻结、诉讼缠身,2018年下半年上陵牧业的11家做市商纷纷终止为其提供做市服务,公司由此陷入“遥遥无期”的停牌状态之中。

七维航测:在建工程炸雷,白马股的成“仙”之路

如果说ST致生、上陵牧业是新三板“老兵”的话,那么七维航测(430088)应该可以说是“元老级”的新三板企业,公司于2011年便挂牌新三板,期间经历了牛市行情、市场追捧,但最终还是难逃“成仙”厄运。

2018年6月19日,迟到两个月后,七维航测的2017年年报终于“出炉”,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根据年报,七维航测对电子装备试验场项目计提的6758.72万元减值损失直接导致公司2017年亏损5798.39万元。

虽然七维航测赶在了“年度大考”之前披露了年报,避免了被强制摘牌,但公司的巨额亏损还是把700多户股东坑惨了。反映在股价上,自公司经历了2015年的一波牛市之后,尽管公司不断释放IPO辅导、无人机概念、实控人增持等利好消息,却依然难挡公司股价一跌再跌。

截至2019年1月16日,七维航测跌至0.79元/股,从昔日的“白马股”跌成了妥妥的“仙股”。

焕鑫新材:实控人涉多项违法违规 167户股东遭“闷杀”

企业爆雷,受伤的总是小股东们。焕鑫新材(831143)的爆雷,就使其167户股东损失惨重,其中不乏天星资本旗下北京天星鲲鹏投资中心、鼎锋明道新三板多策略1号投资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身影。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