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快三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短篇小说 >

碎梦·窗台雨(三)

时间:2015-01-16 00:32 点击:
既然学校把宣传部这个任务交给了李萌萌,李萌萌就坚定了思想把宣传部整改好,扯掉面子,不顾忌私人恩怨,所以他并不怕得罪那些人,包括刘晓,他接着宣布最后一个

既然学校把宣传部这个任务交给了李萌萌,李萌萌就坚定了思想把宣传部整改好,扯掉面子,不顾忌私人恩怨,所以他并不怕得罪那些人,包括刘晓,他接着宣布最后一个“夏雪”。

结果夏雪读的更差劲,以至于她朗读了几分钟,李萌萌还没看见她的脸,李萌萌觉得她有点冷血,黑黑的长发遮住半个脸,前后没有一点笑意,李萌萌只好告诉她落选了,从明天早晨就不必进播音室播音了,接下来散会,李萌萌故意搞笑地问:“谁把后门打开?”所有的人轰堂大笑,然后陆续散去。

给夏雪说从明天早晨就革她的职,不用播音,谁知今天下午三点的播音她却不来,李萌萌急得团团转,只得找王佳顶替,就这样今天的播音总算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李萌萌晨跑回来方想起今天早晨播音的人员还欠缺着,他正在琢磨着先找谁顶替时,广播里却传来了散文朗读的声音,李萌萌吃了一惊,想,这难道是自己精心选下的播音员吗?音质和感情色彩怎么还这么差,他迫不及待地跨过办公楼前的一片草丛,快步的登上楼梯直奔三楼的播音室,到了门前,他气得眼珠子都绿了,但他还是没有立刻冲进去阻止她,他知道播音突然中断的后果要远比播音质量差的后果严重得多,待夏雪把散文朗读完毕,收拾好稿件准备出门时;李萌萌才冲了进去:“夏雪,昨天开会没通知你不用播音了吗?而昨天下午还有你最后一场播音你却不来!你……”

“我怎么了,昨天是主席刘晓告诉我不必来的。”夏雪很委屈的说:“今天也是刘晓让我来播音的。”

李萌萌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对夏雪说:“对不起,昨天我心情不好,其实你播音还是蛮不错的,你以后坚持播音吧!希望你以后努力点。”

夏雪走后,李萌萌把自己关在屋里一个早自习,当上课铃响过之后他才下楼吃饭,在饭堂里他吃什么都没味口,又很快走出饭堂,沿着操场周围走,广播里放着一首又一首清新的歌,他想,歌曲之后应该朱春霞播音吧!正想着,恰好遇见刘晓和那两个被刷下来的播音员正在打球,旁边有一个女的在为他们喝彩,不用说,那个女的就是刘娜,李萌萌想和刘晓深入的谈谈,他喊了刘晓两声,刘晓没一点反应,仍是只顾打球,李萌萌知道他装没听见,这是一个篮球嗖的一下飞到了围墙外的草丛里,然后和刘晓打球的其中一个人指着球对李萌萌说:“李部长,把球拾过来。

李萌萌知道那男的就是昨天被自己刷下来的朱涛,此刻他想公报私仇,李萌萌忍住不说话。

”听见没有啊李部长,这么大的架子,你以为自己是骆驼吗?

朱涛挥舞着拳头朝李萌萌走来,李萌萌知道他想打架,也只有暗暗地攥着拳头,等待着这场游戏,没想到刘晓拦住了朱涛,给了朱涛一个眼神说:改天吧。

李萌萌一笑而去,继续沿着操场散步,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但朱涛仍在那边打着球嘀咕着:“老子看见他就来气,打了他又怎样,我就不信他能在这儿混下去!”李萌萌想:“刘晓怎么是个庸才,比较混蛋!怪不得学校这么差劲,我一定下决心把宣传部治理好,可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能找刘晓赔不是吗?这样以来只能使他更加骄横,不行,还是找领导协商吧!

他想着便沿着一畦种着大白菜的园子向前走,到了王书记门前,他停住脚步,屋子里弥漫着香烟的雾气,枪火交响,活生生的一幅战争画面,只见王书记正嘴里叼着烟玩着电脑游戏,李萌萌敲了敲门,王书记根本听不见,他索性走了进去向他反映情况,没想到王书记反说他肚量狭窄,不足以谋大事,还说什么要搞好团结,不要产生内讧之类的话。李萌萌失望地走出那阵烟雾,出门没两步,屋里的枪声又依稀传来。

计算机一班的班主任记性不太好,他常常分不清哪个女孩叫夏雨,哪个女孩叫夏雪,上次收学费他就把夏雨的钱写在了夏雪的名下,为此他忙的连中午饭都没吃,今天他就把夏雨调到了计算机二班,他说:”夏雨和夏雪都不是同一个季节的事,今天把你们调开,希望夏雨不必多想,二班的教学质量虽不如我,但也不错了,这时的夏雪看着走向二班的夏雨,心却突然砰砰的跳个不停,左眼皮也跳了几下,虽然她们两个还彼此都不熟悉,而夏雨走进计算机二班的时候,天空神话般的涌起了低低的,浓浓的乌云,然后就是呼啸的大风,顷刻间,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李萌萌正从前排的办公楼走向后排的教学楼,雨越下越大,以至于连眼睛都睁不开,这时的李萌萌刚接到王书记的命令:雨太大,暂停播音。

其实雨很不应该在这个时候下,因为李萌萌这两天忙于宣传部的工作,衣服还没来得及洗,况且现在李萌萌仿佛泡在了水里,雨点打得他眼睛都睁不开,单薄的衣服紧裹着他的身子,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班里,班里这时只有夏雨一个人,其他的人都去微机室去进行实际操作去了,因为夏雨第一天被调来,所以微机室今天暂时没有多余的位子,夏雨也只好一个人留在教室里了,这时她正在黑板上写着她喜欢的一首诗,突然一个人闯进来,全身湿淋淋的,像个落汤鸡,她吓了一跳,问李萌萌:“我是哪一个班上的,可吓着我了?”

李萌萌甩了一下脸上的雨水,这才仔细看清了夏雨,美丽的身材,美丽的胖乎乎的脸蛋,再加上美丽的齐耳短发,李萌萌想:这大概是学校的校花吧,他不有马上回答夏雨的问题,直是问她:“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我原是计算机一班的,现在调到这个班了,我叫夏雨,你怎么跑到这里来?

她的话李萌萌觉得全部好笑,他说:“若不是你夏雨,我也不会淋这鸟样,我也真倒霉,播音室有夏雪,你又夏雨,我是不是应该叫太阳?”

夏雨一下子乐得笑吟吟的:“我真的叫夏雨,夏雪是我们班上的,因为老师不容易区分我们两个的名字就把我调到这里来。”

“我也是这个班的”李萌萌问:“那,咱班的人呢?”

“那边?”夏雨指着北面实验楼的方向:“全在练习电脑实际操作。”

李萌萌顺着她指去的方向看去,视线里却一片浑黑色,大风吹着密集的雨点包围着实验楼,什么也看不清,他又把视线收回,这才开始注意黑板上夏雨写的诗句:

雨天可否不撑雨伞

然后你的心灵也不会淋湿

谎言能否不去捅破

而你的心灵也不受伤

玫瑰能否在冬季里盛开

燕子能否在雪中归来

当秋风扫地而过

我们是否把片片落叶

解释成夏的飞花

别说季节错了

是我们的心灵过于单薄

还没写完就不写了,这是前些日子李萌萌发表在《三峡文学杂志》上的诗,而她怎么会知道?李萌萌问:“诗还有三句呢?怎么不写了?”

“被你吓忘了。”

“你怎么会这首诗,喜欢吗?”

“嗯!”她很乖地点点头:“因为我的名字就是雨,而这首诗恰是以雨开头,而更巧的是我们班上也有个叫夏雪的,而这诗里又有个雪字,我觉得这首诗好像专为我们两个人写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链接: 快三群 | 中国天气台风网 | 股票配资平台 | 加拿大28微信群 | 幸运飞艇老群 | 北京赛车群 | 幸运飞艇微信群 | 幸运飞艇信誉群 | pc蛋蛋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极速赛车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快三计划群 | 斗地主群 | 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5群| 赛车群| 吉林快三群| 澳洲幸运5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