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快三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丽江一夜随记

时间:2015-04-02 22:51 点击:
期盼已久的假期总算到来了,不是那么激动。 最初打算是去弥勒泡泡温泉,再后去罗平瞅瞅油菜花,从罗平转达泸西逛逛阿庐古洞,然后打道回府。 丽江,是今天临时决

期盼已久的假期总算到来了,不是那么激动。

最初打算是去弥勒泡泡温泉,再后去罗平瞅瞅油菜花,从罗平转达泸西逛逛阿庐古洞,然后打道回府。

丽江,是今天临时决定的,人生如同命运算盘,人们算的,是结果;老天算的,是结局。

第一次和一对情侣一起出行,第一次邀约人同行,第一次启程搁浅。不免想到曾经,一个人,说走就走,不想停留,才努力去追赶可以带我到目的地的车子,那才是我急性子的惯风吧。也或者,我不知道留宿会带给我什么。

晚上去老同学那蹭饭,似乎喝的不是那么多,闻闻酒味,我却开始胡话了。

沿着路边,朝前走,向前走,不知为何如此失望,难道说我也曾期望过,风扶开眼眸,阔别的眼泪,一种心碎的感觉,青春被风摇得四分五裂。

回来了,感觉难以入睡,今天清理的伤口也白清了,占满药水的棉花恐怕也让我吞到肚子里去了,磨出血的伤口,有点疼,如果说疼痛源于人的感知,是否无知就真的无所畏惧了呢?!

太茫然的心,瞬间失意了。

到了昆明,直奔昆明站,买了当晚最后一趟火车下丽江。

拉市海骑马回来已下午,老板娘带我们去束河古镇转转,古城木板精简装修真的很别致,虽不是最原始的合院倒也清新典雅,我们决定在古城客栈住下来。纳西客栈,其实我看重的是客栈院子里的那一株樱花,大簇大簇的,不带点浓厚的香味,单纯的妖娆。主要是老板娘承诺等我回去的时候可以打包花瓣。樱花树下安放着小桌子,该是备给艳遇后交流感情的,呵,我想多了。房间开在最靠门,窗子也算灵活,自从昆明“301”事件,走在哪里都看好可以逃跑的路,就说我贪生怕死也好,苟且偷生也罢,总比无辜被人砍挂了实在,住宿也不例外,我想,要是人家戴着阿凡提的帽子冲进来乱砍,好歹我还有得跑的。爬出窗子就是大路口!

今天骑了好些时间的马,感觉三围明显缩水,臀部不匀称了,央视曾曝光过拉市海乱收费,没想今天还是被坑了,门市上旅行社拉市海80RMB一条龙服务,还免费送束河古镇。所谓的茶马古道就是骑马走泥巴路,而所谓的拉市海则是水不过膝刚好够木船飘起,好吧,老婆饼里没有老婆,牛肉泡面里没有牛肉,天龙寺里没有天龙,拉市海里……可见客栈老板娘正大光明的坑得有点离谱,被人坑了还给人喷的机会!妈勒个X,郁闷的心情,回来洗漱后倒头就睡下了。

半夜,被一阵浪荡的声音吵醒,那清晰,那节奏,像是倒映在房间那黑屏的电视上,此起彼伏,听得春心荡漾,这把当人家后妈还闲老的年纪还没有见识过真人版的,尽管当年艳照门事件闹得沸沸嚷嚷,也不过看图听故事,不免有些身心燥热。我是激动,但不冲动,不至于按奈不住立即去酒吧艳遇下凑合度过今晚。更何况我是保守的,这是我感情的底线,这种保守似乎跟不上奔放的时代节奏,毕竟,现在的婚姻很注重性和谐。你瞅瞅,夜晚再黑压根不会影响到他们早就习以为常的姿势,听到他们那么狂躁的颠翻云覆,感觉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婚了!而类似我的无知,只会增加几分将来丈夫出轨的可能性。

叔本华说,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我现在便是不被现实所满足而痛苦嘛!?

睡不着,索性爬起来倚靠着多人睡过的枕头上,月光透过落地窗帘懒懒地斜进来,借着微弱的灯光打开了火车上买的两丁纯生,涛哥说,到醉不醉的,好睡,我这种千杯不醉一杯了倒的小酒量,两丁,绰绰有余。而此时此刻,我多希望涛哥带着他那把砍钢管,砍砖头的宝刀拉我杀出重围。我们一直都有期待世界变革!想再调侃他,清华才子在我床上,也只会在我床上,转移注意力。

而我爱的那个人,此时间也是在和某个人夜下天花乱醉,忘乎所以然了吧。我的心追随着想象,由最初的膨胀而开始萎缩,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寒而酸,酸而疼。

我爱的他,就算他是个穷骗子,多么虚伪,我都肯掏出自己的真心;哪怕他的谎言以MH370最初消失的速度想要瞒天过海,我也愿意成全他,愿意假装无知,假装一切仅仅只是需要宽恕与包容的小问题,不走到出格的地步,只要他在我的意识底线里还肯回来,我会不计一切去原谅他,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女人在坠入爱河里有智商嘛,于我而言,没有,肯定的。

何时,是这样子的。

而今,他已是别人的人,已没间隙的属于另一个人,如此完全的吻合。我猛喝了一大口,呛了满脸,酒夹着泪,孤单在五味瓶翻江倒海的瞬间泛滥,回忆里满满都是微甜的痛感,最深切地确认了他早就离我而去。

难过,也只能难过着。

想到三毛的一句话:在这城市里,我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想着同样的事情,怀着相似的频率,在某站的出口,安排好了与我相遇。谁,谁与我想着同样的事,谁同我怀着相似的频率,谁会在寂寞的出口等待我路过?

时间,一分一秒,安静地度过尘世的河,它怎知我的落寞不堪呢。

天,何时大亮,何时才亮?

那声音越来越大,我感觉整座古城的瓦片震得到处乱飞,撞伤了我的耳膜,终于伴着最后的尖叫声瞬间沉静,这是暴风雨后的安宁,一片狼藉的寂寥。

我拿着喝了剩一半的纯生到樱花树下的椅子坐着,凉风席席,丽江真冷,感觉自己整身子都僵硬了,和初次被心爱的人拥抱那紧张一样,却不是一回事,那时候有怀抱有依靠,而现在,只有丽江的冷风陪我流浪。我抬头仰望星空,是否还有星星与作陪,却看到隔壁那姑娘胸前的大铁碗倒扣在樱花树下,在月光和暗淡的路灯光下随风摇曳,这般双峰秀乳,让那些飞机场的姑娘们看到了情何以堪,我真急着跑泰国去结束这发育不良这悲催的女儿身。

这一夜,我听到了玉龙雪山上,白雪融化的声音,吱吱作响……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链接: 快三群 | 中国天气台风网 | 股票配资平台 | 加拿大28微信群 | 幸运飞艇老群 | 北京赛车群 | 幸运飞艇微信群 | 幸运飞艇信誉群 | pc蛋蛋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极速赛车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快三计划群 | 斗地主群 | 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5群| 赛车群| 吉林快三群| 澳洲幸运5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