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快三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算命 > 周易 >

《易林补遗》(五)

时间:2011-10-09 14:51 点击:

安寄财物章第一百十四

(以妻财为主,世应为凭。)

物寄他家宜财静,官衰子旺,无妨货藏彼处。畏兄兴世破应空有失。

如占寄他家宜财静,官衰子旺,无妨货藏彼处。畏兄兴世破应空有失。如占寄顿财货于他家,须要财爻安静,官鬼不动子孙旺相为最,兄弟发动不美。世爻被冲应落空亡,毕竟消耗财物,伏托岂为美哉?

应伤衰世他非善,世随鬼墓我非祥。

世为我应为彼,而世不可空,若被旺应伤克衰世,他必非是善良之辈。或世随官鬼入墓,而财为主象,忌入空亡,静无后患之辞,动有变爻之论。货物悉以财爻为主,当形象于六爻,切忌空亡无气。财明沉静,则久久无损。兴发则有变动之机兆也。

化绝化空,终遭亏损。化兄化鬼,岂不成伤。

动者化机括,化者动之变迁,如财爻一至于化绝则绝,无可生之理;或财爻一至于化空则空,宁有盈实之肘,故日终遭亏损。兄弟乃克财之神,化兄则财遭剥伐,鬼爻为泄气之辈,化鬼则财被侵谋,故日岂不侵伤者也。

化子化财咸吉庆,化生化旺永平宁。

子孙是福神,生财之母也。财爻为主宰,安寄之司也。咸皆吉庆,是为至理。财化生源,物化旺相,永获平宁,而岂妄焉。

化水防上下之玄冥,亥子父动皆然。

玄冥,水神也。财化水爻,或卦申水火发动,恐遭上漏下湿而致腐烂也。

化火防内外之祝融,巳午鬼兴同意。

祝融,火神也。财如化火,或爻中火鬼交重,应虑内失外延焚如之惨。

遇玄武,恒忧偷盗。逢朱雀,每恐生非。

玄武是贼人,恒者常也,常常忧盗贼侵偷子财。朱雀唇吻也,每亦常也,每每恐怕激生口舌。

六合最宜寄顿,六冲岂可安藏。

六合之爻或日辰合世应,大官寄财顿物因其彼此心口投机。六冲之爻,或日冲主用,不得安货藏财为其付托,后有更变也。

后之学者宜细参详。

总言受读之者,更宜参酌推详,不可以其易而忽诸。

取赎人产章第一百十五

(以世爻为主,用象为凭。)

收回人畜产和书,赎取衣衾实其珠,俱怕六冲兄独发,还嫌世位值空时。

但凡回赎男女、离兽、房产、车船、书籍、衣饰珍宝之类,皆忌六冲之卦。兄弟为阻节之神,不宜独发。世象乃赎物之主,最怕空亡。

更愁日月来冲世,合处加冲变定知,应克世爻难合就,用空鬼失叹虚辞。

凡占以世为自己,最嫌日月来冲,又怕应爻来克。世应虽逢相合,若被日主或变象冲开当允谐后必悔更。世象纵无冲破,绱若用值旬空或卦无鬼,岂得如心,决难回赎。

诸般不犯方为得,见一一徒劳意相痴,再问所求何物件,用爻入卦原能知。

但占回赎货物,所忌六冲兄动,世空世破,合处逢冲用象落空,六爻无鬼,以上数端毫无所犯者,事必胜心,物能返璧。如犯忌爻,终当绝望,细查所赎何物,方定用爻。问妻仆、而看财爻,占书籍而观父母,占禽兽而推福德,赎田地而察勾陈,若得用爻上卦,不值旬空便能如原。

探物真伪章第一百十六

(以用爻为主,不空不绝为佳。)

物之真伪却难凭,爻察虚盈必有因,僧道兽禽凭福德,神仙妖怪鬼为尊,珍珠古物财中取,印信文书父上寻,芦藤竹木查寅卯,玉石钢铜辨酉申,绫罗绢缎须从火,如此将来定用神。

探辨物之真假,由加意而窥测难信虚浮遽为实切,必察物之亏盈,庶免彼之悔弄,缁流羽上子孙上究。飞禽走兽,福德中求。鬼是神仙妖怪,财乃玩器珠珍,父母寻印信文书,寅卯作芦藤竹木,金银铜铁玉石莫逃于申酉,绫罗一疋绢丝,可索于南离,如斯剖决用神也。

遇空绝推为假,逢旺逢生断作真,受克受冲物必损,有扶有合价如金。

用若空亡死绝,定为假物。用如旺相长生,非是赝品,为被克被冲,物身瑕玷有损,逢扶逢合,价值高贵不低。

若伏生中宜用负,如居克下不须擒。

设若伏处遇生,买之得当。倘伏制于克下,却为非宜。

世克用爻能易得,用爻克世最难求。

易得易求之物,定是世克用爻。难求难取之珍,断然用爻克世。物理隐蕴于幽微,人心旁搜于洞察。

卧床趋避章第一百十七

(以三爻为主,鬼静为凭。)

凡人问卜置眠床,却把三爻作用详。

寝室为歇息之所,眠床乃寝卧之区,置之迪吉,居之定安,百姓下以否藏三爻用为判断,忌值鬼爻多病疾,宜加财福永安康。

用爻若逢官鬼,名曰忌神管摄,便有疾病生焉。如遇财福是为吉象,岂不安宁?

但逢兄弟妻当厄,僧道占之反吉祥。

财为妻室,兄爻鬼之定主荆人有厄,兄是比和,孤独见之,即为同伴何妨。

床爻克世身遭患,如临父母损儿郎。

凡是我御之者,得之安,则世世安然。凡克世爻者遭之否,则常常染患。父母为伤儿之杀,不可亲临。

推官不独三爻上,凡鬼交重便作殃。

官若作殃,不独三爻而见,鬼能为祸,宁辞六位而推。

六冲非是安身,所用神不可犯空亡。

床欲安身,冲并难能宁谥,三为床体,空亡岂得安祥?屋犹榻定夫妇之居,床即房为蕃息之处,事非小可,乐莫大焉。

寿木喜忌章第一百十八

(以用爻为主,福德为凭。)

修合寿木用爻求,安静兴隆百载留。

人以百岁为期,棺以七寸普厚,为亲而充虞敦匠,因子而颜路请车治造,或吉岁而闰年停阁,原千秋而万纪,取舍凭占,喜忌爱卜。用爻安静绵远淹留,主象旺兴延长永久。

如陷如无延数日,逢生逢旺度千秋。

用若原无或倾陷,止活数日而已。用如长生或旺相,寿享长一。

化空化鬼身难久,无破无伤寿未休。

主爻化空化鬼,其身难久不损,无冲厥寿靡窍。

鬼动忌兴休合椁,龙摇子发任兴修。

鬼爻为凶恶之神,忌神乃克用之煞,故不宜动,动则不可做材。龙福乃祯之兆,青龙为喜庆之星,兴摇允宜合木。

鬼克世身终害己,随官入墓即丁忧。

应克世身者,鬼也。忌兴而反来克害于我,亦何益矣!葬埋棺椁者,坟也。忌鬼而反去,随官入墓,岂不忧哉?

凡遇间爻伤世者,尤防工匠起奸谋。

匠人在间爻上看,不发动伤世,工师不谋损于吾。若发动克身,匠作必肆奸害于我。

倘然惊倒寻官鬼,纵动无官莫虑愁。

又有一等木匠不存恒心主人家,或有怠慢,则魔禳阴害,但官鬼不作,万无妨己,纵然别爻发动,不系官鬼,亦何愁虑之有?

妻仆去留章第一百十九

(以财爻为主,应象为凭。)

留妻留仆财为用,逢旺逢生必遂机,应带煞神冲克世,阴谋诚恐害身躯。

男女原有室家,夫得妇以陪衾枕,无今人不成君子主得仆以当侯门屙,或去或留决同人之美恶,宜取宜舍,究藏获之吉凶。妻房以妻财为主,童仆以财象为凭,旺相而妻女在心,生扶而厮养得力,应带官鬼大煞而冲克于世,我后被设阴险之谋。用坐煞害而刑伤于我,世被彼生奸宄之验。

应空身在心不在,财破情虚命又虚,应不空亡财不破,妻无他意仆无欺。

应空则身浮心诈,财破则寿夭情虚,若得应不空亡,虽荆布而同心力,则无破损不欺主而赤胆忠心。

财安子动留还吉,鬼发兄兴去速宜,六合始终无变易,六冲朝夕应分离。

凡留妻仆,最宜财安子旺相。招养属,不宜鬼发兄兴,六合则有始有终,永无更变。六冲则难防不测,早晚分离。

如留子侄儿忧绝,若用他人应莫虚,手足却嫌兄弟陷,各分用象决高低。

如留子孙,取子孙为主,留他人,取应象为凭。留手足,观乎兄弟。留尊长,察其文书,各定用爻,莫临空绝。凡用爻生世合世则吉,冲世克世则凶。用应有拱向之理,世我大要生扶,若也无情而不如始不相识,如临有益而门祚到底竟克合终。

斗殴争竞章第一百二十

(以世应为主,生克为凭。)

彼我相争世应寻,忌冲忌克喜相生。

凡占争斗,只把世应分为两我,若世应行合,彼此并无大忿,亦无大损大益,倘遇克害刑冲,则争长竞短,各用机谋,故经云:欲分胜负,先将世应推详。

日月冲身我受辱,交重克应彼遭刑。

世乃我之用爻,岂可伤克?若日辰月建冲克世者,我必被辱。若内外动爻克应者,彼必受亏。

应爻克世他当胜,世爻克应我当赢。

应爻为彼,若克我世者,我必有亏。彼旺克我,世又衰微大受损伤。若带官兄雀虎劫煞等神来克者,小则受辱破财,大则经官被责,莫可轻视。倘或应虽伐世,彼当衰绝之乡,或被日辰月将冲应克世者,名曰自己受制无能害人,我虽被克决无大害,空则亦然。若世旺克应或世动克应、日辰生我克应、或动爻助我克应者,则不费心力理直势顺,大获全功。

世空自退无相敌,应空彼避不相征。

如世爻逢旬空,乃自己理屈心辰有始无终而已,但得天乙青龙天喜吉神动扶,当有维持之力,若值兄鬼两动,必要破财。应爻落空,乃虎头蛇尾之事,彼必渐退,讼无了结。世应两空,则彼此罢休,官父并衰,乃公私尽释。

兴词举讼章第一百二十一

(以官鬼为主,父母为凭。)

文词相诉至公庭,须要官爻父母兴。

凡占造状诉词,父母为之状词文移。官鬼乃官府作主之人,须要二爻上卦为吉。

父陷休来投此状,官空莫去诉其情,爻中无父谁签押,卦内无官讼不成。

如父母空亡墓绝、或无父母上卦,虽有词无处告理,虽造也不准。若官鬼逢空或绝、或无官上卦乃无贵主张,决难举讼,纵举不结。

父鬼两全方准理,福财不动定标名。

但得父官旺相、或动而生世持世者,则状有理,告必准行,官能做主,讼必全胜。其中更忌妻财子孙发动,动则徒费乎心。故经云:财动文书空费力,子动伤官事不亨,凡占居讼卦中,若得父官有气,财子俱安,词能准理哉?

讼师美恶章第一百二十二

(以文书为主,应象为凭。)

举诉还须择讼师,输赢胜负仗文书,临空值破难举讼,遇动逢生易起词。

凡人兴讼,必仗讼师之忠厚、刀笔之利修,方可获胜。故以文书为主,若父母兴隆生合我者,则状易准而事亦胜。若日辰冲克父母、或临旬空月破、化财等类,则外有虚名,内无实学,不惟无益,抑且有害,在意难以兴举耳。

妻体动来终不准,夫身空去亦非宜。

文书为之用爻,若逢财动乃伤用象决非美辞难以耸听。夫身者,即官鬼也,若值空亡,乃无贵主张,决不准理。卦爻之内此为大忌也。

应如克世遭欺诈,鬼若伤身反被输,应落空亡无彼方,世逢冲破有人欺。

一卦之中,胜负全在世应之生克,如应多克世、或是鬼克世者,必然彼行欺诈之心,无益于我,反遭刑辱。应若空绝,决无奇策良词。世逢日冲月破,须防奸人有嫉妒暗伤之祸。

交重坐印行行美,日月生文字字奇。

举讼者,先凭文书为主,若父母发动戊日辰月建生用合用者,则积金美玉之辞,运筹帷幄之计。若父母逢空被克者,不过是孤陋寡闻,浮言浅见耳,岂堪大用哉!

保人强弱章第一百二十三

(占讼以间爻为主,问保以应象为凭。)

欲成词讼先寻保,曲直妍强论应爻。

被讼正庭必觅保歇,欲识善美用在应列。

若旺若生宜结识,如空如绝莫相交。

如应旺相,生世合世者,乃志诚忠直之人,有益于我,事可烬托。若逢旬空、月破、墓绝者,乃系卑贱薄悻之流,难旋大事,不可相交耳。

生我比和叨大力,不来伤世断为高。

保歇之人,以应为用,如生世或合世合比和者,乃得渠竭力扶助公私协济。若不空不克世者,也得一力,亦以为妙。

官伤世体还须忌,六象皆冲不必劳。

但凡官鬼伤克世爻者,最为大忌。卦值六冲者,并无斡旋之力,皆不可用也。

公私见证章第一百二十四

(占讼以间爻为主,问中以应象为凭。)

问讼全凭见证人,卦中应位察虚真。

凡临庭听讼理之曲直,全在中证之口,故占之吉凶,但取应爻为用神,可推忠佞之心,则理不辨而自明矣!

不空不绝无他意,居动居冲有变心,若克世爻遭彼害,如生身世赖其思。

以应为之用爻,不逢空、不逢绝、不旺相而生我合世者,乃竭力尽忠公私协护。若逢日辰冲动,面允心非冷声暗语之人。若值发动,主世有益。克世,乃反而无情凶恶之辈。若带蛇虎兄鬼,必蓄奸谄挟骗之心。倘得休衰或不克于我犹可知,逢旺相情势越炽。若来克世者,必被谐言功计以直作曲,种种制陷不可胜言。

爻爻冲击多更改,无鬼谁官问此人。

爻爻冲声者,即六冲卦也。此人翻云覆雨,情性不常。内外无官鬼,则临庭不问,此人徒投声势耳。故经云:官鬼空亡墓绝,须知无贵张主。

中证受刑官克应,主人被责鬼伤身。

应为中见之人,必得兴隆而生合世者,极为有力之人,忽被官鬼克害刑冲应者,轻为话不投机,重则鞭林罪戾。若鬼来克世者,我亦受累害非小可。

如占讼内推中见,弃应还从间位论,二间却分原被证。方知意向那旁存,近世之爻吾诉有,近他之象彼家亲。

独占中证,取应为用。词讼卦中看者,应为被告,岂用中人?故论间爻方为中,见近应看,为彼之证,邻世者,作我之中。二间之爻母论彼此,生我者忠诚直斡,我生者,下气相求。合我者,自然和助。克我者,有损无益。故经云:间爻伤世,须防硬证同谋。

官司胜负章第一百二十五

(以官鬼为主,世应为凭。)

问讼须将官鬼凭,扶身扶世永无刑。

凡占讼事,惟以官鬼为凭。若生世,必是理顺人情却无刑险。若带贵吉之神合世者,乃有不意中之人扶持,故言听计从大获全胜。纵成索而亦无损益,吉则无喜,凶则无忧。故经云:卦中无鬼休谋事,官爻不见事空虚。

旺生之日公堂发,墓绝之时纸笔停。

如官鬼逢临官帝旺之日、或生扶官鬼之日,乃是临庭决断之期矣。故经云:官旺日则面拆庭诤。如逢墓绝,笔竟淹留阻滞。若带青龙贵人,必因美之事停留。若滞白虎劫煞凶神,必有奸人索诈停住,未得决断。要知何日问理,却看官爻衰旺,不可一见而言。官如旺相,反寻墓绝之期。鬼若休囚,问在旺生之日。官居库内,冲库方兴。鬼入空中,冲空免发。六爻无鬼,须求鬼值日时,此论断讼之期,不可轻视。

若临身世冲克世,纵胜还当拟罪名,日月制官生合世,理亏也主称心情。

如官爻持世冲世克世、临卦身者,大主有罪,若加白虎有杖责。加勾陈腾蛇,主有牵连罪责者,日辰月将制服官爻,而生世合世者,纵然理折情曲,反得回凶作吉。经云:有人制鬼,鬼动何妨?

鬼临空地无官断,虽问无祥无险惊。

如官鬼值旬空月破或不上卦,决是无官问断,枉自奔波,虽然勉强求问,问而不成案卷。

官化子兮词渐解,子化官兮讼复兴。

鬼为问断之官,若化子孙,乃变解和之神。此事日渐月消,终外有人和释矣。子孙本和和允之神,惊变官鬼此乃吉变凶爻,本主自当解散复又兴举。若化鬼克世者,大不吉之兆耳。

世空自懈宜和息,应空彼到没期程。

世爻值旬空者,乃自意懒心灰无能听理,甘自求和,应值空亡者,彼亦退讼 。

世被应爻兄动克,常多私下受期凌。

若应爻临兄动,或加白虎同来克世,不时防私下逞凶捉打。应若旺相克世者,种种欺凌可可朋言。

要知何日参官胜,应遭冲克世逢生,且如寅日来占遁,生我冲他理必赢。

若问吉日决断,但逢日辰生合世爻,而冲克应爻之日,乃为大吉之期。后而甲寅日占得天山遁卦,世居二爻丙午赖寅日而生,午火乃生我之日,五爻应坐壬申被寅日相冲,乃冲彼之日矣。是为生我冲彼,大获全胜之日矣!

忧监虑禁章第一百二十六

(以官爻为主,世象为凭。)

问禁单愁宫鬼摇,伤身克世祸当招。

锁狱禁监,惟忌官兴杀动。杀者,即天狱煞也。若官鬼动或天狱杀动、或鬼来克世者,当犯囹圄之祸,故经云:天狱杀动此身须入牢房。

鬼如空绝无监狱,子若交重免禁牢。

但得官鬼逢空、或逢绝、或卦中无鬼,乃无力兴祸,则无监禁之忧。

若子孙发动必制官爻,有何关锁之虑哉?日月世身临福德,纵然有罪出潜消。

子孙为解神,若值日辰、或临月建、或持世上、或在卦身、或逢发动,皆能制鬼,焉有牢狱锁禁哉?

那日见官无禁击,鬼逢克制便为高,世临墓日休投到,身遇生时罪可逃。

如占何日见官可免,凶禁者须逢克鬼之日,乃是吉期,可以临庭听断。又得日辰月建生扶世爻者,不惟免禁脱罪,反有谋成讼胜。若世值死绝墓库之日,乃身无依靠之时,切莫去参官投到告保催提等事,如若勉施为,反遭一场刑辰耳。

离枷出狱章第一百二十七

(以世爻为主,官鬼为凭。)

人问离监出狱门,去枷脱锁肘同寻,用逢生旺离灾厄,官鬼交重狱久存。

若人被禁监牢、或枷锁锁肘无山解脱,须占之易象。如用爻逢生逢旺之日,即可离监释祸矣!若用爻虽逢生旺,官鬼发动者,亦未得脱监卸枷。若鬼克世者,反要严刑,无山解脱?

合处逢冲忧变喜,墓中遇破锁离身,假令戌日占观卦,辰日推开喜气临。

六爻之内,凡有逢冲必散,但得合处逢冲墓中被破。假如戌日占得风地观卦,二爻巳火官爻身位临之,诗云:身随鬼入墓,候逢辰日冲开戌墓,则忧容变喜,祸罪消释矣!

世值子孙殃易散,用爻化鬼反加屯,子空财动官爻旺,还守囹圄度岁旬。

子孙为解散之神,若持世上,事当解散矣!如用化官鬼,乃是吉变凶神,必有祸患。若子孙值空,则官鬼无制,财爻一动反助官爻旺相,旺反生灾祸,则监牢难脱,枷锁难疏。

卦内无官谁释放,细查鬼值那良辰,方言脱狱兼开肘,鬼绝逢生加此云。

六爻无鬼、或鬼空亡,乃无官做主,难以疏脱。鬼若绝处逢生,方是疏枷离狱之良辰也。

关提人卷章第一百二十八

(吊卷以文书为主,关人以世应为凭。)

若请卷宗,卦内父官宜旺相;欲提人犯,爻中彼应怕空亡。

凡吊卷提人,须得官鬼兴隆,文书兴旺,又要应爻生合世爻,倘世应值空值绝,人犯难拘文书不发。

世空则我不擒他,应陷则彼非在舍。

但凡拘摄人犯先须自壮,方可提获。若世值旬空月破者,乃自无主意,焉得人来会面?应落空亡,则彼己先逃,空自往返。

无父,必此关无力,卷吊难来。无官,必其事无成,人提不至。

父母为文书之用,凡关吊卷宗,须得父爻旺相而生合世爻,即今文案而回。若父落空亡墓绝,或无父爻上卦,笔竟更移抽灭遣失弊隐难以发行。官吏以鬼为用,若卜提人,须得鬼爻有气,则易以捉获。鬼逢空墓或鬼不上卦,则无官主张,纵然拘摄岂得提人至哉?

相合之爻,无心可见。相冲之卦,对面难从。

如六爻相生相合,犹如夙缘不期而会,财清和顺,若逢暗动六冲,却似捕风捉影,何处追寻?

玄武伐身,书吏起奸心之弊。勾陈克应,捕差全弩力之功。

玄武乃奸狡之神,若持世克世者,必然是猾吏权书隐情作弊索诈钱财而已。勾陈乃拘摄之役,若克应者,则当事者,有操谋努力得获全功矣!

官伤应兮世伤他,网中之物。动克身而应克世,野外之禽。

世为我,应为彼,勾摄公事,又以官为捕役,应为彼人,若卦中鬼克应,如釜中之肉、网中之鱼,手到拿来。倘逢动克世应克世者,如穷岩猛兽,乔木流鹅射猎未得、及防拒捕也。

但决从违,惟凭生克。

但看卦中旺衰生克而行,我强他弱,毕竟相从如过。应旺世衰,公然违拒,难以了结。

回关塌讼章第一百二十九

(以子孙为主,身世为凭。)

灭号回关,最喜文书陷绝。停词塌讼,大宜福德兴隆。

父母职专文书,凡欲停词歇案,独要父母空绝,则可以寝阁矣!子孙能以制鬼,若旺相发动,则官无力在意谋为停塌也。

鬼动文摇,讼息有重兴之日。

官动则事多变更,父发则文牒纷纭,官父并兴,词案虽在隐息,不久重新兴发。

官空父绝,关回无再举之时。

官空无主,父绝无文。官父两空或绝,则上下无力一应文书,皆以休息矣!

日克官爻,此非易解。鬼伤世象,其祸难推。

若日辰克鬼,乃是凶爻受制,百凡事务,则冰消瓦解矣!若鬼爻克世者,此为官来伐我,必有刑伤大祸,忌之!

兄兴生子断为祥,无子有财遭破费。

子孙为和解之神,又得兄弟无神发而生助,此为转祸为福,习无大害。若卦无子孙,是无劝解之人,反有财爻出见,兄必克财,必然事事咨趄破财费力耳。

财动助官推作祸,无官有父反消除。

占词最忌者,官兴财动。六爻之内官爻虽静,若逢财动,必然助鬼兴灾倡祸靡所不至。官鬼纵绝,财爻一动,名曰绝处逢生,为非不小。卦中无鬼、或鬼空有父爻,财能克制,则文书妥贴祸患消除矣!

子动清安,变出官爻词不息。官兴撩乱,化成福德讼能消。

子动是为吉兆,若化官爻,则私欲求安而官不允诺,乃侧欲静而风不宁,正此之谓也。若官鬼发本为不吉,化作子孙,是为转祸为祥,灾祸自然消释矣!

但占何日关来,便察父临旺处。凡卜何折讼发,还寻鬼值生方。

欲识文书可到,但看父临生旺之日是也。如卦无父母,又看父爻值日,关来要占讼祸之发,惟查鬼值生旺为期,远推年月近看日时方不误。

动及兄官,公私未请。空临世应,原被无辞。

如鬼动、兄动、雀动、虎动,官非冗冗接踵而生。那有休文柱卷之时?但得世空、应空、官空,雀空渐渐消蓟讼息心安矣!

一见六冲,讼当回缴。但逢六合,事反留连。

凡卜回关及回呈者,最喜六冲不喜六合。冲则益消讼散,合则事阻文羁。

欲推动止之良方,不出阴阳之妙断。

公私和息章第一百三十

(以了孙为主,世应为凭。)

息争处讼宜安静,子旺官衰祸必无。

凡公私之事,俱求六爻安静,则彼此允和而无相拒之心矣!若得子孙旺相,官鬼衰休,则官灾横祸尽皆消释矣!

世应相生奸计少,主实相克变心多。

如我世彼应相生相合,则两相和顺,是非潜解。若世应相克者,则彼此奸猾多生机窍祸,岂易宁乎?

六冲之卦词难息,六合之爻讼易和。

凡推求息之卦,但要相合相生,则两情允协,业冤已释矣!若事欲求息反得六冲之卦、或鬼暗动者,乃是兴发之气象,焉能宁息哉?

鬼发父兴多咭聒,世空应陷永无幸。

若值官鬼发动,父母兄弟兴隆,乃为官府搔扰文牒催摇,倘得世应俱空,则彼此于休公私复矣!

间如发动傍人阻,兄若交重物费多。

卦中两间爻,乃为中证之人,若是发动,必然摇惑阻挠其事。加朱雀,则挑斗是非。加兄弟则诈骗财物。若兄弟不在间爻而发动,亦要破财费力耳。

福化鬼爻忧再举,鬼之子象渐消磨。

子变为官,事恐复发。鬼化作子,讼以全消。

申详允驳章第一百三十一

(解审以官鬼为主,招详以父母为凭。)

但问招详,须看文书强与弱。如占解审,定推官鬼克和生。

若问解审招详之事,专以父作文移官为用象,参推旺衰可知允驳。细察克生,便知凶吉。

鬼爻不动不空,上合下心依此断。父象不冲不发,官同民意照其详。

官爻安静又不落空,则官体民情民依官断。若文书不遇日冲月破旬空,又得安静,则招安供明上怜下顺。

内外六冲,决然驳问。父官两动,必不允情。

卦值六冲,诸事难成,岂得公文俯就,故曰决然驳问。父母为文书,官鬼为问官,欠动则移文改稿,官兴则讯鞫施为。

六爻皆静当依凝,世应同摇定改更,父值青龙,详言有美。文临白虎,批语加刑。

但得六爻不动不冲,凡事妥当文书依允矣!若世应同发,彼此皆有更变之心,故经云:世应俱发动必然有改张。文书若遇青龙,招详中此有美慰之旬。若值白虎,驳示内多加险恶之言。

解审何愁鬼动,招详能忌官兴。

解审者,当厅鞫问,正宜官兴,但喜生我合我,便是我胜。招详者,只是文案申呈,不可鬼发,发则有变改驳。

问驳无官终不驳,问详无鬼必难详。

占驳无官须知无贵主张,岂得驳乎?占详无鬼,定是缺官批允,宁得详乎?

鬼克世家批我重,官生应位驳他轻。

官爻克世,驳批我重。生世合世者,驳批我轻。若官爻克应,驳批他重,生应合应驳批彼轻。

若要解神,为求福德。在世,则吾身有庆,此讼蠲消。在应,则彼处无疑,其词息灭。

如占讼事,但要子孙为解神,名曰福德神。持世,则吾获吉庆。临应,则彼叨喜美。官府自能俯恤,事讼亦易消释矣!

应带父爻克世身,虑彼随招再诉。世逢鬼动冲伤应,己心讼后兴词。

父母为文书,若临应克世,彼必随招越诉。官鬼为凶神,若动持冲克应者,虽然讼事杜结,我心不服,毕竟再举兴词。如世动应休,决难克我。世衰应旺,岂可伤伊?若得世应父官得遇空绝人衰,则公私讼息万事情宁永赖平安矣!

一得此章,万无其惧。

营为嘱托章第一百三十二

(以官鬼为主,不遇绝空冲破为佳。)

营为嘱咤至官中,贞悔爻辞忌六冲。

嘱咤之事凡有数之,有解我之忧,有制彼之罪,有睹面免托,有发柬移文,惟喜生合,最怪六冲。六冲者,反背无情之象,焉用嘱咤之谋?

所喜鬼爻无克破,官来伤世反成凶,鬼生鬼合专心听,官绝官空诈耳聋,若挽他人来嘱咐,应爻切怪落其空。

官鬼作谋斡之人,又为官府,所喜生合世爻,不落空亡,则言听计从,方可成其大事。如值空亡,乃无权势不能动人。若来克世者,不惟有力反有大害。如央人转求请咤,以应为用,生世合世,积心遂意十事九成。若遇空遇绝,枉费机关万无一就耳。

欲要兴词兼得胜,皆宜官鬼值兴隆。

凡欲曹托举讼包准赢,独要官鬼旺相发动,生合世爻方获大吉。若值青龙旺动,大张声势使人畏惧。如临玄武休兴,则卑谄阴唆,决非显扬全胜。

如求脱罪并归息,子孙持世永亨通。

凡营斡脱罪求息等事,须依子孙旺相、或发动持世值自昔为大吉。如子孙落空,则祸难解脱。

修书发帖忧财动,印绶交复位有功。

如卜书移文之属,以父为用。若值旺相发动生合世者,乃文移得力柬帖中机大有功力。忽逢财爻独发,则父爻受克,书无恳切之句,文多泛泛之言,是为虚套耳。

送物受返章第一百三十三

(以应爻为主,财象为凭。)

应空不遇休来往,纵遇终遭侮慢声。

馈送财物,专在世应而断,若应值旬空月破,乃是无缘之故,其人不在,徒自咎来,纵然相遇,定非优礼尊崇。

财化退神物必返,若变空亡定纳情。

以应为彼,以财为值,若财变退神,决是相如完璧。财如空绝,范增碎斗无疑。

应克世身兄象发,本资亏折莫登程。

以礼馈送本为情义,若应克世者,反有间别,兄弟乃劫财之神,又在卦中发动,中间必有谗侮,,情疏礼薄淡淡而已。

应爻生世财爻旺,一倍还加数倍盈。

若得应来生世,乃彼有情义之谊,又得财爻旺相,必得情投义重礼仪丰赠。

六冲不可扳亲友,有物曾如且歇停。

六冲者,乃反背无情之象,卜值此爻,岂可交游?徒以礼馈于人,竞以无情流水,暂且消停勿兴此念。

昧情隐事章第一百三十四

(吉则用子孙为主,凶则用官鬼为凭。)

螨昧他人隐事情,噬嗑明夷革讼临,大壮八纯兼无妄,卦占此象必知因。

占隐情事,乃暗昧之心,阴私之事不可明显,只宜幽静,如噬喧者,乃晓蹀之象,明夷者,伤栽之卦。革者,鼎新革故。讼者,文词讦朔。地泽临卦,寂有六口之形,难免路上有碑之颂。壮妄八纯,皆系六冲之爻,反背无情,岂堪六耳司谋?应空官绝无人觉,鬼雀兄摇难昧心。应落空亡,官逢绝地,系是外人不知不觉,凡事无碍。朱雀为口舌之祟,兄弟是奸滑之神,又同鬼发,则摇唇鼓舌,伊谗他唆是非,胸胸焉得瞒我哉?

日月不宜冲破世者,必被外人暗晓,人难隐蔽,事渐发扬,子孙是解和之神,若得动临世象反凶为吉,显而复隐矣!

动爻克世傍人报,合处逢冲后见真。

动者,发扬之象,若来初返必遭傍人知觉,谤毁其事,合者,和合也,此占最宜六合,若被日冲合处,是名合处逢冲,吉化为凶,故经云事将成而复散,祸将灭而复萌,正此之谓也。

福德化官忧祸起,世爻变鬼虑殃侵。

世为占者之身,子孙为和解之神,二者大宜旺相生扶,安静亦可。若动化官鬼,事多颠覆隐者露而安静起祸患,缠延不泰矣!

遗迷失物章第一百三十五

(以妻财为主,福德为凭。)

遗失衣资兽与禽,财安鬼静却宜寻。

凡遗失对象各有属用,爻之中皆宜安静,不可发动,动则人移物变矣!

子孙独发须臾见,玄武空变贼不真。

子孙为捕捉之人,又能生财制鬼,若在卦中兴发,所失之物必能寻获。玄武乃奸滑之流,又作盗贼,若值空亡,决非此辈,枉自猜疑。

鬼动兄兴财又陷,决然盗去永无因。

鬼动则行窃,兄发必骗耗,纵有坚墙固壁,必被穿窬窃去。若财爻又落空亡,失物以经变化矣,何从追捕哉?

衣服舟车凭父母,走兽飞禽用福神。

所失之物各有用爻,如衣服舟车之类以父为用,金银珍宝之物以财为用,禽兽生气之畜以子为用,强窃拐骗之贼以鬼为用,各以生克衰旺参酌,方可追寻捕访根因,用若空亡不可寻觅。

捕捉逃亡章第一百三十六

(以用神为主,应爻外卦为凭。)

失主获逃,能喜世兴伐应。公差捕贼,惟宜子旺伤官。

叛逆之人,以应为用,占问之主,以世为用,若得世克应者,以主执奴有同难哉。强窃之贼,以鬼为用。捕捉之役,以子为用,若子旺子动,贼必就擒。故经云:子动伤官日,卜须当捉获。

应克世爻,潜踪灭迹。内伤外卦,易获能擒。

世为我应为彼,又以内为我外为彼,捕捉逃亡我本捕彼,反被应克世爻或外克内卦,则彼有机谋潜藏秘密似难寻获。若世克应或内克外者,则贼以失机易以就擒。如世应或内外比和,终须易见。若得世应相合,必然相会有期。

世伤伏下之爻,逃无去路。应值旬空之象,岂有形踪。

又论世卜伏神为逃者,若受世克,则贼投擒局难以逃遁。假如天风姤卦,初爻世值辛丑土,能克伏神甲子水是也。如应值旬空,被遁远方,无从捉捕。

或占逃往何方,必详外卦。

凡占逃者在以何处,专以外卦推详。如干住西北僻,巽遁东南隅,震藏东,而兑隐西,离南、坎北无疑,艮为东北方,坤是西南地,度其出入参究玄微。

止问匿居此地,当察应爻,若动若冲非在其方,隐遁不空不陷,定居此处潜藏。

专问逃人在此处否,以应为用,若不空亡又不发动,必匿此家,更逢日克世克,决难躲避,一力可擒。若应落空,不由此地别处遁亡。应若发动,来而又去复往他乡。日辰冲应,晚去晚来,或露或藏。

世空应不空,彼虽在而不获,鬼动子不动,人纵见以难擒。

世值空亡日先懦怯,彼虽见在此处,无能寻捉。官鬼为彼逃奴,子孙为之捕役,官鬼发动子反安静,似无人制服,纵然睹面也难擒获。

六冲当路而行,把眼细观能撞彼。六合闭门而匿,用心密访却知情。

卦值六冲,乃是无情之兆,彼在拦街当路独步散行可以撞面。爻逢六合,是名和同之象,彼虽深闺秘室匿迹敛形,自有情由透露,必用密缉方知。

如问亲人,当推用象。

若占亲友,详分六亲所属为用,如占公祖父母伯叔母舅姨姑姆婶尊长之类,以父母为用。若卜占兄弟姐妹表兄弟结义合伙朋友、郎舅连襟同窗同辈之流,以兄弟为用。卜妻妾奴婢宠嬖情人之属,以财为用。如子侄甥婿售儿生徒卑幼子孙,以子为用。如非亲非友不族不识远亲故旧难以列亲者,俱以应爻为用,详者深玩其理,不可错紊而误。

旺相合身,纵不寻而自至。空亡冲世,虽去觅以难逢。

如用爻旺相而合身合世者,身虽远去不久当归。用值空亡或冲世克世者,身未出行必先反背,飘然长往,觅之不见,召之不来。

在内立本宫,逃非出境,临外居他卦,身至远途。

用爻若在本宫内卦者,潜匿于切邻近里,带青龙贵人,则樵云钓月益友交游。加玄武咸池,则私归情窦花酒留连。临白虎凶杀,则好勇斗狠夜出晓归。若居他宫或外象者,逃窜于异国他乡。遇青龙天喜,则诗酒娱情邀游于吴山越水。逢玄武桃花,则寻花问柳醉眠于楚馆秦楼。兼白虎大杀,则张威耀武猖獗于绿林海岛。

游魂路上偏游荡,归魂不久定归宗,游魂而化归魂,人在途中自后回归原籍。归魂而化游魂,身居舍内将来遍往他乡。

占得游魂之卦,不居旅邸常于路上闲行流荡忘返耳。若得归魂之象,触景怀思故里不久已到家庭矣!游魂若化归魂,身居逆旅心恋家乡,但迟弦朔毕竟归宗。归魂若变游魂,纵然在舍梦魂已系他乡。

但看何爻发动,便知隐在谁家。

要察逃者在何处,将内外卦中发动之爻,并用临之象细推可知。

青龙斋戒及文儒,喜庆门中可访。

卦值青龙发动,青龙者,擅诸喜事,遇之无不吉。逃亡值此或寄于修行慈善之家,或集于诵经念佛之俦,或投于期文儒雅之门,或躲于婚姻喜庆之场,用情询访必有佳音。

白虎军兵并屠户,哀丧之所宜寻

爻逢白虎兴隆,白虎者,能持凶恶,临之无不为害,推遁者,此乃入于将师军旅之队,或习于宰牲屠戮之业,或藏于军兵操演之营,或遁于哀丧举柩之前,留心密缉可得相逢。

雀遇史兴从博戏,逢兑卦而习黎园。

朱雀为口舌之神,若然发动,则哓哓而已。带兄弟,必随赌钱博奕之流。如父母,则投富室庸书教读。加妻财,财流手花酒淫欲之情窝。临兑卦,则演于戏乐之黎园。

武临鬼发作穿窬,化财爻而贪美色。

玄武乃阴私之属,倘若发动,岂堂堂乎哉?如官鬼,必作穿墙剜壁之主涯。化妻财,决逞携章挈妓之风流,杨花性态逐处悠悠。

勾陈同泥土匠师,带杀则公差阻滞

勾陈职专田土,又为阻滞之神,惯隐叛亡,若值发动乃是锄泥漏土之作家、或椿墙造室之师流、或带曾鬼则公门之役拘留。

腾蛇共闲游光棍,遇子则僧道牵连。

腾蛇本主牵连,善为羁绊,若加发动,必主勾引乃结游手好闲之辈,又同调歌喧乐之朋。若逢子孙,则罗齐于古刹或炼药于丹丘逢场作戏走马秋迁,非僧非俗假道假仙。

干为寺观马坊城子及高楼。

用在干宫,乃削发于上方古刹、或祷祈于社庙淫祠、或藏马厩之中、或游骡营之侧、或扬鞭策马、或题脚随骡、或高楼邃开以盘桓、或城垣台堡以栖迟,如斯之地宜捕宜寻。

兑作庵堂酒肆鱼池兼水阁。

用临兑泽,乃为近涧近水之幽居,半村半浒之人家,躲避于茅庵草舍之中,逃窝于鱼池会衅之傍,茶肆中洗盏烹茶酒楼上当炉递酒铜雀台前问信,滕王阁上寻踪,如此之所可缉可擒。

坎隐江湖之口

坎宫居水,逃者必隐江汉之间,或之舟于洞庭,或乘槎于震泽,或飘于大海,或滞于长江,清泉洗耳濯足,长流渺渺茫茫逐处堪留。

巽藏草竹之间。

巽宫属木,遁者必匿于丹丘之下或结炉于苍松乔木之中,或驻节于茂林修竹之间,攀萝盖体积草藏身密密森森随方可寓。

离当术士之门或逃炉冶。

离本南方赤焰之火,乃托身于丝萝之店,寄迹于医卜之门,烧窑陶铸之炉冶文章缠纬之方家。

震乃船枋之所,或躲木行。

震属东方,本旺之卿船舫安置巨船盘桓,栖身于木牌之上,闪迹于林树之中,假扮撑船渡子借形钓艇渔翁。

艮往山林,或与少男共往。

艮为峻耸之危峰,巍峨之门壑探仙株避于幽谷,携少子栖于深林,沿山密缉必得其踪。

坤行坟地,或随老妪同居。

坤为重地广大无穷,高陵古迹埋名僻垄荒茔避难。伴老妇于故里住寡妪之寒庐牛栏之内,宜搜坟墓之中可获。农夫问信,牧子传音。

细观动静,便见行藏,既仗卦爻,何愁逃失?

潜身避难章第一百三十七

(以福神为主,用象为凭。)

人逢离乱避凶方,或为官灾去躲藏,用旺子兴无患难,世空身陷永平康。

遭逢离乱之世,致罹兵火之危,欲远官非或却沉屙卜幽隐遁,须得用爻旺相,子孙发动,乃为吉庆,骈臻移避安稳,又得世空身空则不受克,乃侨居巍座远祸康宁矣!

六爻安静官无气,任尔行藏尽不妨,鬼纵不摇来克世,难逃坎坷未为昌。

避难之人不宜动扰,所忌者官鬼也,但得官衰卦静,则心安祸免矣!若官鬼虽然不动而来克世者,乃余祸未除,终有累害,防之防之!

用投墓库难离脱,主变生扶往必良。

墓库者乃祸祟之门也,若用爻变入此门,如投罗网灾祸难脱,但得用爻化出生扶,急迁别地远避其危耳。

助鬼伤身风助浪。

官鬼能兴祸患,加财动来助,如虎添翼,又来克世者,决有大祸,譬如舟车行于湖海之中,只求安静,岂当风随浪涌浪随风威危险于顷刻之间,斟酌斟酌!

随官入墓雪加霜。

墓者墓库也,身世入墓乃为不吉,若又随鬼入墓,大有凶祸,譬之严冬草木既经霜伐,又加雪压,人本避难,争奈祸患接踵而来,慎之!慎之!

混占去向何方吉,福德临之便曰祥,官入木中东有祸,子居水上北无殃。

若问四隅之内,吉者何所,切忌官鬼兴附之方,如木鬼要忌东方,火鬼莫去南乡之类。最喜子孙生旺之地,如子属金宜往西边,子临水必去北疆,余皆仿此。

鬻身投主章第一百三十八

(以世应为主,父母为凭。)

命运乖违,必致鬻身延岁月。年时饥馑,还须投主度晨昏。要决平生之事,当寻持世之爻。不破不冲,百年可辅。落空落陷,一载难从。

鬻身者,出乎不得已,须择良善之生,若得世爻旺相生扶,可以聊生,若世落空亡或值日冲月破,虽是暂时安置,毕竟终身落寞,纵然勉强,终是不久者耳。

鬼立世中,殃有缠身之扰。空临应上,主无顾己之情。

为祸为灾,无非官鬼,若来持世,则灾生祸扰。应为主象,若值空绝,只可苟延岁月,是无作养厚情。

父母生身,蒙上辈维持之宠。弟兄克世,被同人谤陷之忧。

父母乃是主家长上之尊,若生身生世者,常垂青目之盼。兄弟乃同辈之俦,倘来克世,则彼肆嫉妨之谋。

世冲父位,主仆无缘。财合身官,起居有利。

父为主世为我,不可相戕,若值冲克,似为无缘不合难以相利。财为衣禄,若得生合世爻,则衣禄无亏利资有望。

子旺财明多积蓄,史兴鬼发染灾非。

子动生财,财因子助,乃积蓄丰余津津不竭。鬼同兄发鬼耗官灾,乃灾生财散,件件不实耳。

鬼动并日辰伤世身,受天殃。父兴同应位合财室,遭主玷。

卦中最忌者,官鬼也。若发动又同日辰克世者,须防不测之灾。财者,妻也。若父爻并应爻合财者,则主婢淫混。

多是多非,盖为动爻临朱雀。常来常往,皆因主象值游魂。

朱雀主口舌,若值动爻,则终朝咭聒寝食不宁。游魂为游荡,若卜此卦,乃流荡忘返萍踪浪迹之徒耳。

再推之卦之合冲,方决始终之遐迩。

之卦者,变卦也。细辨其中之冲合,可断终身之吉凶耳。

投充兵卒章第一百三十九

(以世身为主,财福为凭。)

投兵须把世爻详,逢旺逢生去必昌,若遇旬空无对敌,如逢月破丧他乡。

凡占投充兵者,世以为用,但得日辰生世或世旺相,则功成利厚力加体康,若德旬空,则无人对敌。若逢月破,则大有刑伤,大不吉利。

随官入墓身遭厄,助鬼伤身命受殃。

随军出战,所忌者官也。若临世临身临命而入墓者,名曰随鬼入墓,必有丧亡之凶难。鬼宜安静,若逢财动能助鬼兴,又伤身世者,名曰助鬼伤身,决主身陷命倾,难归乡井。

官鬼若还冲克世,曾如不去反为良。

军旅之忌,惟以官鬼,若来冲世,不过被彼克伐,未决输赢。若来克世,大有刑伤,乃未沾利禄,选遭戕戮。不如安分,且守故乡。

土官克世遭坑陷,金鬼冲身刀箭伤,水鬼定然逢波险,火官必主犯红光,木爻值鬼多刑责,福德交重最吉祥。

克世之官,大凶之象,须分五属可以拒避,如鬼属土,防彼掘陷坑入,又防疾病。金鬼忌伊利锋刀箭,及防跌蹼。水鬼必设背水之略,又被风波险阻。火鬼唯逃火患,又虑烧屯之劫。木鬼是有鞭朴之刑。子孙为和解之神,须得一发,则万祸自消矣!

世去克他宜出战,应来克我莫登场。

世为我,应为彼,若世克应爻,则战必胜彼。应若克世,彼必多能。

财旺饷资加倍得,兄兴诚恐灭兵粮。

财乃口粮,旺相则丰余,休囚则不敷,兄为耗祟,安静则可。发动,则有扣除之患。

官爻持世无冲克,必作先锋佐帝皇。

官爻最宜持世,又宜安静旺相,则有奇能美爵。若值冲克,必有奸佞窃夺功权之祸。

出家修行章第一百四十

(以身世为主,金木为凭。)

羽士全真,跨鹤乘牛而脱俗;缁流守戒,明心见性以离尘。本官寅卯,允宜道院仙家;金卦酉申,尤利空门佛子。世静善能和众,身安但可随缘。

道士宫观羽衣蹁跹、释子寺庵缁衣守或脱俗离尘入虚空境界也。木主发生,乃仙家铅汞丹鼎炼度之处,是以青阳寅卯离得,生生不己。金位梵宇西方正释氏慈悲,方便超度之门,故金天酉申水赖化化无穷,又得子孙世静利于十方供养,本身宁谥尤便随处结缘也。

既旺既相,宜中之士绥祯。升阴升阳,物外之人迪吉。华盖临身应为僧道,孤辰值卦当作虚无。

出家身世旺相,是寰宇中真正之善士,而又值升进少阳少阴太初之若诚为方外之吉人。华盖者,卦中正月戌、二月未、三月辰、四月丑、五月又行未占只此四位轮之。孤辰者,春巳、夏申、秋亥、冬寅,凡占出家,如值身,当为僧道,设若俗人得之,毕竟难为子息也。

身爻克世,出家守正如心。世应比和,行止谋为称意。世云克身,道境僧堂宜敛足,财来伐世,檀那施主尽孚诚。

如卦身克世,乃守身正行出家焚修,无不遂心。而卦中世应一体不犯侵夺,比并安和,则所作所为悉皆如愿也。至如世爻克害身爻,僧道则宜守规养静,不得野走闲行,慎之有益。如财爻克我世爻,则十方施主善人都得开心见诚,尽来舍施,虽动何妨。

一位父重,变迁事务。六爻安静,纳福清规。财旺逢生,广收贮福田之利益。鬼兴带贵,好参谒禄位之官员。

卦爻不妄动,一交一重即有变更迁易,庶务显著昭告之机,若究六爻安然不动,则禅关道范享福无涯也。论财为养命之源,如得旺相,又敌逢生大宜福田广种,仓库充盈。若见官爻带贵及青龙而动,尤利于参贵,谓官大有攸往之象。

勾陈持世俗缘缠,白虎加身官讼扰。父母合身,蒙师接引;青龙附体,仗贵周全。

勾陈持世,系根生土养之处,故主俗家尘事牵缠,白虎临身,则惊动官讼扰害。设若父母合身合世,有承蒙师相接引之兆。果如青龙持世,则全仗贵人杂持斡旋之征矣!

财之官鬼,被贼被冤。煞并勾陈,遭磨遭障。陈临兄动,主法卷意外之勾连。空值父爻,定经文破遗之阻节。

财爻之化官鬼,被惹贼子或遭冤抑之情状。煞爻并值勾陈,于犯殃魔或业障之欺凌也。勾陈临于兄动,内主勾连经典之事绪。父若落空,有破阻文书之遗失。

父母贵交,则父师通圣。子孙龙并,则徒弟齐贤。二父克身,心被俗家之绊重。官伤世体,遭枕席之灾。

印绶为出家人之父祖,天贵同宫则灵通神圣。福德为虚无子之后嗣,青龙其位,则智慧贤能。重重父母克世爻,方寸被俗家之羁绊。迭迭官爻伤世象,四体有采薪之忧烦。

财陷则枉开疏簿,鬼空则徒费谋为。纯阳易于修炼与参玄,乱动难为坐禅而入定。

寺院募缘,全凭注疏题名财将则写之无益。释道谋作必得动止合规。鬼空,则设亦徒劳。

艮坤利岩谷中栖身隐迹,离巽堪城市里养性修真。煞值游魂,休游云水居衰绝,莫置田园。

艮山坤土,深岩隐而吸月食霞。离杂巽卑,闹市居而闭开卜迹。煞值游魂,不利天涯海角。世居衰绝,何须阡陌田庄。

世空身旺,此是地行之仙。子动妻摇,斯为还俗之汉。宝刹无尘缘身空之不动,琳官独盛取应旺之来生。

世空身旺相,地行之仙,与子动显妻财,还俗之汉也。业林金璧辉煌,为身空不动。道境琳琅隆盛,缘应旺生身。

世奇应偶身静神清,合世生身寿高德邵。兄动则业根难严灭,身兴则俗债未完。

世居阳,应居阴,神宇清,而身官静世得生身得合,德业大而年寿高。兄动则欲火方炽,身兴则俗缘未除。

世应不和身妄动,卫匪大神授受之,正传岁君交作父加临身,获大君宠恩之上锡。试观大易六爻,妙在玄机一泄。

佛老在世应比和,和则有缘有法,今乃世应相克而身又妄动,此僧此道,决非天神正之妙。太岁若动又在父母之位,则师公父祖必受至尊恩宠之颁锡也。试考周易经书全有六爻判断,若于虚无事迹,还凭一理而推味之哉!

修真炼性章第一百四十一

(修释以全为主,修道以大为凭。)

离官修定瞿昙之佛能成,坎府求玄蓬岛之仙可作。人欲超凡入圣,须世旺身安。

灵台修持出尘入定,西方佛子证果皆成,肾水得坚,东来紫气青牛独跨超然入关,卦须世旺,又在身安。

无身则圣岸难登,空世则天书不绝,阴阳安伏,心清意静好修真。内外交重,情乱性刚难学道。

若或无身,则彼岸难登。如其空世,则天书不录。阴阳得位安然不动,是乃心清意静,真修之善士,若果内外交重,此乃情乱性刚,非为学道之高人。

六爻不兴,收六贼宁靖,六贼者,眼耳鼻舌身意也。五行恒逆,则五类真全,五行者,心肝脾肺肾也。六贼不兴,必心有主宰,固宜修养。五行恒逆,则戕坎填离金丹可就。无合无冲,事无阻隔节得。不空不动,身如盘石之无改移也。

烧丹养火,喜龙虎之交蟠,面壁坐禅,得坎离之交姤。卦属金宫,释门可入;世临本地,道教宜从。

龙虎交蟠者,日青龙与月白虎。或月青龙与日白虎同临身世即是,降龙伏虎再加财福两旺,是炼丹得道而成。坎离交媾者,卦值内火外水、或下火上水既济卦是也,此乃火降水升,禅林上之士,内官秀实之人也。卦居干兑或居酉申,大利空门之子。世值卯寅或卦临震巽,诚为道教之徒。

世值升爻,渐往天堂之境。身居降位,难逃地狱之途。鬼旺福柔,预布英雄之智量。子强官弱,夙培良善之根核。

世值升阳,天堂堪往。身居降位,地狱难逃。官父旺福神柔,英雄之酌量预逞。子孙强鬼象弱,良善之根芽宿培。

官化子孙,先作后修成正道。子之官鬼,始修终作岂升天?一字精微,万无漏泄。

官化子孙,先作后修而成功不小,有始有卒者能之。子之官鬼,始修终作而结果无真,此先贞后黩者之为也。卦理字字究入精微,易象文爻岂容漏泄。

坐关不语章第一百四十二

(以世爻为主,福德为凭。)

闭关不语修心行,打坐参神莲气同,一应最宜爻静合,诸般却忌世逢冲。

闭关者,锁住心猿意马。不语者,禁止妄语狂言。打坐者,运转性真元气。参禅者,恳求秘旨玄机,诸般功果一切事宜,六爻皆当安静,身世最忌克冲,凡欲修真须明此理,

世空自不专诚守,应陷难招施主从。

世为一身之主,如遇空绝,毕竟难守空门戒行。应任十方施主,若逢绝时,谁趋法座皈从。

身动必然心变革,齐粮缺乏犯财空。

心为一身之主,世爻若动,心必变更。财为日用之需,财若空亡,齐粮绝望。

多灾多讼因官动,无始无终为六冲,化出冲时难结果,六爻乱动改西东。

官鬼能与灾祸,修道之人逢官发动,虽不克世,自然有灾有讼,若来克世,其祸不小。但凡求道之占,不宜冲克,若卦值六冲或化冲击、或六爻乱动,皆系变迁之象,岂得守真志满,必然逐物意移。

卦无福德空修炼,世值儿孙得大功,父与上爻生合世,天人庇佑福无穷。

卦内子孙为福德,若占修道,全赖此神,须要生扶拱合,大则功成行满白日飞升,小则还元固本益寿长年。倘落空亡或不上卦,则心无诚敬身有更张,祥关冷落丹室荒芜,当为画虎不成之诮耳,如父母并弟六爻生世合身者,天从人愿得福无边。

持斋受戒章第一百四十三

(以官爻为主,福德为凭。)

心欲皈依五戒专,用爻得地好参神,元神上卦天常佑,忌象临爻病久缠。

凡占参禅修道,须得用爻有气,元神上卦。用爻有气,则道心坚固,元神扶助则法力弥高。所忌者,冲用克用之爻,用遭冲克,病祸易生道心易退。

自己奉斋身作主,他人受戒应为先,落空值破遭磨折,遇旺逢生有善缘。

有为自己占,或为他人卜,己卜以世为用,他占以应为用,用值旬空月破者,虽则心怀善愿,又遭病入膏肓。若得用爻逢生逢旺而发动者,乃宿有善缘终成正果也。

虎雀爻兴心不尽,游魂卦发意多迁,子孙旺相根栽善,官鬼交重孽未完。

爻逢雀虎,卦值游魂者,中多事故,雀动有口舌,虎动多祸扰。游魂之卦,迁移不定,僧道远比,方可修行。若遇诸凶迭发,则素心奢侈赋性狂。惟有子孙为之福德,旺相兴隆,前世植有善种,愈久愈坚。独怪官鬼为之孽冤,乃前生所造未得顿除。

用与六爻生合者,天从人愿永长年,六冲早晚开斋戒,内外相生道必全。

持斋受戒欲求功成,须得内外相生六爻相合,乃道念和同义情宁静永久无更,苦值六冲道不成而斋必破,心不安而行己亏,凡事无成矣!

空淡戒咸求却病,守箴绝欲保身安,印经塑像皆祈福,一应修行共此篇。

凡修行之人,有戒咸食淡者,乃以六根之秽守箴。绝欲者,乃蕴五内之玄,诵读祖师之经忏绘塑神圣之仪容,延生延福消罪消灾,诸般戒行一体推详。

开斋破戒章第一百四十四

(以用爻为主,福德为凭。)

开斋开戒还宜福,鬼若交重祸便生,急要元神居旺地,不宜忌象值的兴。

凡占开斋破戒,须以子孙为用神,若得旺相或发动,去后平安。若子孙衰静,官鬼兴隆,乃无人制服多生灾祸来侵。又宜元神旺相生助,助则有益,不堪忌神发动,动则生殃。

用爻若也空而绝,必犯灾危捐寿龄,助鬼伤随鬼墓,逢之多病岂康宁。

用爻若值空亡或逢墓绝,破斋破戒之后,多灾之祸损寿损元。或助鬼伤身、或随官入墓,皆系不祥之兆。

归宗还俗章第一百四十五

(以世身为主,财福为凭。)

僧道今占还俗宗,世人复祖概相同,皆宜财福兴而旺,各忌兄官交与重。

凡僧道若占还俗与赘继归宗同论,惟喜妻财若旺,则归宗足有衣禄之用,子孙旺动,则家室安宁,独怪官兴兄发,官兴则是非接踵灾病缠绵,兄动则财源耗散,艺业萧条。

世上有空谁曰吉,身中无破那云凶,八纯未可归宗族,卦得归魂返舍荣。

世是平生之本,只宜旺相兴隆,岂可空破?一值空冲其身无倚,焉得亨通?八纯者皆系六冲,冲者散也,乃是无情之象,占者遇此百无一就,宁得遂其为乎?倘卜归魂之卦或化归魂,方可归宗。故经云:游魂化入归魂返舍回来大吉。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链接: 快三群 | 中国天气台风网 | 股票配资平台 | 加拿大28微信群 | 幸运飞艇老群 | 北京赛车群 | 幸运飞艇微信群 | 幸运飞艇信誉群 | pc蛋蛋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极速赛车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快三计划群 | 斗地主群 | 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5群| 赛车群| 吉林快三群| 澳洲幸运5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