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微信群

亚冠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亚冠 > 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引热议:生源何来如何保质?

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引热议:生源何来如何保质?

  原标题:“高职院校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引热议

  今年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这一信息迅速引起高职院校的热烈反响。

  3月5日,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到,要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扩大高职院校奖助学金覆盖面、提高补助标准,加快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改革高职院校办学体制,提高办学质量。中央财政大幅增加对高职院校的投入,地方财政也要加强支持。设立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奖学金。支持企业和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等。

  在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刘占山看来,高职扩招100万,预示着职业教育的一场“大变革”。高职扩招不仅要改革招生制度,还要大力改革办学、教学体制,更要大力改革职业院校的管理体制机制,包括人事制度、工资制度、激励机制等。最关键的,是要把职业教育激活。

  “高职教育的春天来了”

  让承德石油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王纪安印象深刻的是,总理提到“我们要以现代职业教育的大改革大发展,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在他看来,这说到了众多职业院校学生的心坎里,“国家需要技术技能人才,高职大学生需要社会认可”。

  这段话同样也让遵义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李凌备受鼓舞。在他印象中,这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职业教育字数最多的一年,“很给力!”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张静更是感慨,“高职教育的春天来了!”

  在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党委书记周建松看来,总理在报告中对高职政策的表述,显示出国家对高职教育的重视程度,意味着高职教育发展的空间更大,政策更优了。

  对此,四川邮电职业学院原院长傅德月也表示,高职院校只有不断适应新环境才能不断发展。一是要服务国家战略,高职院校要利用学校的优势做好转岗和下岗职工、农民工、退伍军人的专业技能教育;二是要支撑扩招100万人的计划,在增加的报考生源中招录学校所需学生;三是要为国家培养急需的技术技能人才,要拓宽行业企业所需的技能证书培训,加强学生专业与证书的衔接度,为促进就业和创业立新功。

  扩招100万,何处来生源?

  今年扩招100万人,可以说是高职院校普遍关注的焦点。有人认为,高职招生生源本就不足,何处来生源?

  在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员姜大源看来,高职生源要从稳就业出发,从实体经济发展急需的技能人才出发,而非简单从应届生源考虑。“我曾多次提到过被教育忽略的3个大数据:农民工2.87亿、退役军人0.57亿,残疾人0.85亿,三者相加4.3亿,他们需要掌握一技之长,稳定就业,国家才能稳定。”

  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王伟认为,大规模扩招100万人,从表面上看会遇到生源问题,但应该从“大改革”和“大发展”相互联通的层面出发,改革完善考试招生办法,畅通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和农民工等接受高等职业教育的渠道。另外,要真正建立健全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的机制。

  “高职扩招100万人,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很大程度上意味着高职院校的办学定位和服务职能将发生重大变化。高职院校将不再单纯地为青年学生提供学历教育,而是为更加广大的社会群体提供以就业为导向的教育服务。”苏州工业园区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王寿斌说。

  不过,有人也因此担心高职院校的吸引力会因此降低。但王寿斌认为,“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人们一直想着拿高职与本科院校比,想着如何在应届毕业生中‘标身价’。如果我们放眼更大的社会群体,接纳他们到高职院校充电,就将发现高职院校的社会吸引力会非常大”。

  在王寿斌看来,高职院校需要未雨绸缪,在办学体制机制改革、专业结构调整、人才培养模式和评价机制改革等方面进行深入研究,除了高职院校的办学更加自主,招生形式逐步向“自主申请”“随时注册”等转变外,人才培养也要从以学校“安排”内容为主,逐步向学生主动“申请”内容转变,让起点各异、目标有别、出路不同的各类学生,都能在具有职教特点的环境中顺利完成学业。

  扩招的同时如何“保质”?

  高职院校大规模扩招的同时如何保证发展质量?

  正如青岛职业技术学院院长覃川提到的,“高职院校宽进严出,在当下环境中不易操作,弄不好就会成宽进宽出,使得高职院校成为培训学校。规模与效益、质量是一体的,后两者得不到保证,规模最终也会消失”。在他看来,应有开放、创新的顶层设计,以保障高职有内涵、有品质地进行规模扩大。

  “扩大高职人才供给规模,提高人才供给质量,要增加院校建设投入和改善发展政策,特别是地方政府的经费投入及宽松用地政策、资产置换政策、教师队伍建设政策等,没有供给能力,其他都是空谈。”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职成所所长王江清认为,还要推动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相关法律法规落地,赋予企业承担职业院校学生实习实训和员工培训的责任和义务,而国家应在市场监督、税收等政策上进行激励与约束。

  此外,王江清强调,要尽快建立国家职业资格体系并适时完善,将“1+X”证书的“X”定位在以国家职业资格证书为主体、行业与权威企业证书为补充上,为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和质量评价提供具有公信力的依据。同时,坚持“先培训后就业”,逐步实行“持证上岗”制度。

  全国职业院校教学工作诊改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原党委书记袁洪志认为,国家教育行政部门在落实扩招任务的同时,需要同步加强职业教育评价制度建设,高职院校内部质量保证体系诊断与改进制度建设、第三方评估和政府督导应多管齐下。在完成扩招任务的同时必须加大质量保障制度建设,从而保证高职教育快速健康高质量发展。

  本报北京3月6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中国青年网记者 孙庆玲 梁国胜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