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快三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心情日志 >

儿时的玩伴铁梅

时间:2013-07-24 18:29 点击:
那天,在KX网与儿时的好友铁梅相遇。几条短信息来回,把我们的思索拉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小学。是的,我们分开已经有三十多年,也至少有二十年没遇到了。 三十年前,在那所叫红星的小学里,我和铁梅是同班同学。那时候的同学都是同一个村庄的,她在三队,我在

那天,在KX网与儿时的好友铁梅相遇。几条短信息来回,把我们的思索拉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小学。是的,我们分开已经有三十多年,也至少有二十年没遇到了。

三十年前,在那所叫红星的小学里,我和铁梅是同班同学。那时候的同学都是同一个村庄的,她在三队,我在二队。彼此的家长都认识,彼此的家也都熟悉。上学,还会顺便到她家里去等。放学,也会顺便去她家玩。即使是周日,也会跑去距离我家只有十几分钟路程的她家玩。或者,她们来我家玩。

记忆中的铁梅圆圆的脸,爱笑,机灵活泼又勤快的很。儿时的我们经常玩捉迷藏游戏,机灵的铁梅会带着我躲猫猫。比如,在被窝里放个枕头,脱下鞋放在床头的踏板上,然后拉着我躲在门后迷惑敌人。有时候,中午回家吃过饭,我会去她们家等着一起上学。铁梅往往在帮着妈妈做家务。

铁梅和我们聊天的时候,嘴上说的挺多就是:尼阿哥。比她大十多岁阿哥无疑是她崇拜尊重的人,阿哥也是我们大家的阿哥。每次遇到大阿哥,我也会跟着叫阿哥。后来,帅气的阿哥有了老婆。她是我妈妈的同事菊芳,本来就叫她阿姐的我,因了她成了铁梅的阿嫂后,好几次遇到她时我差点脱口叫阿嫂。阿嫂是个热心人,我结婚的时候她还送给我一套很漂亮的丝光巾,还帮我在床单厂买了许多出厂价的床单。因了她的热心,我妈特意送去十袋喜糖。

再说儿时的铁梅,好像总被奶奶骂。我曾经亲眼目睹奶奶板着面孔恶狠狠地骂她,我真不知道铁梅做错了什么,要是我一定哭的稀里哗啦,但铁梅好像习惯了似的不哭不闹,更勤快的帮着做家务。那时,我很同情铁梅,也从心底里希望铁梅不要因此而不快乐。后来的一次,我听阿嫂对我妈妈说奶奶怎样骂她小姑,她都看不下去。我就插嘴说我也看到过,然后那时候年少的我跟着骂过铁梅的阿奶,那只老太婆。

有一个场景我至今还记得,不知道铁梅还记得哇?那是小学三年级的初夏,放学后我们没有马上离开教室,铁梅在黑板上画画,画五颜六色的的花草。画好后担心第二天被老师看到后批评,恋恋不舍的用黑板卡擦掉。那次,我们一群女孩子也就是二队的我和秀芬,妹头,还有三队的铁梅姐妹,四队的阿宝和爱芳一起回家。走过阿宝家的时候,我们看到他们家旁的河边有棵桑梓树(这个故事我在以前的博文里写过),我们都跃跃欲试想爬上去采桑梓,阿宝说我阿哥知道后要“反”(骂)的。但那时候没有零食可吃的我们看着那紫红的桑梓实在太馋了。顾不得阿宝的阿哥,胆大的秀芬还是一马当先爬了上去。她在上面摘了边吃边扔下来,我们在下面拾起来就塞嘴里吃。只是没一会儿,不知是阿宝怕我们采光了桑梓还是真的她哥哥来了,她大喊着“我阿哥啦来了”。我们吓得还没来得及逃,在树上的秀芬却直接跳进了树下的河里。万幸,那河不深。秀芬湿漉漉的爬上岸来,惊恐过后的我们却笑得直不起腰。

后来,我们学校没四年级了,我们一班同学被迫转学,我和铁梅她们都分开了。再后来,长大了,知道铁梅在某个棉纺厂工作,后来有了男朋友,后来结婚了……但那么多年一直没见过。人,真是奇怪。明明常常会想起的儿时玩伴,却在自己长大后假装忙碌,忙那所谓的爱情,忙那没有前途的工作,忙那属于年轻的我们的轻狂……

就这样,一眨眼间,过了三十多年。我们都已人到中年,彼此经历了许多挫折,许多故事,彼此都感叹自己老了,唯一欣慰的是女儿都长大了。

三十年后的我们,其实近在咫尺,却先在网上遇到。或许,当我们真实面对时,都已认不出彼此了吧。

忘了说,铁梅是双胞胎,她的同胎姐姐当然也是我的小学同学……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链接: 快三群 | 中国天气台风网 | 股票配资平台 | 加拿大28微信群 | 幸运飞艇老群 | 北京赛车群 | 幸运飞艇微信群 | 幸运飞艇信誉群 | pc蛋蛋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极速赛车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快三计划群 | 斗地主群 | 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5群| 赛车群| 吉林快三群| 澳洲幸运5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