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微信群

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还原牺牲消防员和村民生前:有人打算回家探亲,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还原牺牲消防员和村民生前:有人打算回家探亲,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还原牺牲消防员和村民生前:有人打算回家探亲,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2019-04-02 17:11 来源:Cc学士 父亲 /亲 /高考

原标题:还原牺牲消防员和村民生前:有人打算回家探亲,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3月30日18时许,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发生森林火灾。在扑火行动中,受风力风向突变影响,突发林火爆燃,造成27名森林消防人员和3名地方扑火人员牺牲。

一场林火背后,30个寻常家庭变得支离破碎。4月2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4名牺牲消防员和1名救火遇难村民的家人、朋友。在名单背后,他们是一个个曾经活跃的身影,有人盼望着回家探亲,有人还没来得及回复的聊天问话,有的人还在期待抱上自己的宝宝……

陈益波哥哥:“最后一条动态是趁夜赶去木里县”

牺牲消防员陈益波,1998年12月出生,来自云南曲靖,未满21周岁。

还原牺牲消防员和村民生前:有人打算回家探亲,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去年通电话的时候,他说到今年9月,就在西昌干满两年了。到时候就有探亲假了。”4月2日,陈益波的哥哥告诉北青报记者。

陈益波原本计划着,等到有了探亲假,就可以回家看看父母、哥哥还有两个侄子。毕竟,一家人已经两年多没见面了。

哥哥说,陈益波的性格有些内向、腼腆,在当消防员之前,读书时候的弟弟还有些“沸”,“这是我们的方言,就是说他有点贪玩”。陈益波的哥哥和父母都在家里种地务农为生,而陈益波对将来有自己的想法。高中毕业一个多月后,陈益波就应征在地方武装部当了一年兵,之后转到西昌参加消防员工作,“弟弟工作很忙,特别是今年过年前到现在,一直忙着在山上扑火,电话也打得少了。”

最后一次和哥哥联系,大约在半个月前。“当时弟弟在山上,信号也不太好,乌漆嘛黑的,他说刚扑完火,在山上歇下了。”

家里人对陈益波的工作了解的并不多,甚至不知道他现在已经当了副班长,“只知道他辛苦,虽然他不说,但是经常看到他夜里出去。”后来,哥哥翻看QQ空间,看到3月30日深夜,弟弟还发布了一条动态,说是在连夜赶路去木里县,“我知道他去执行任务去了,但是不知道,这是他发的最后一条消息。”

4月2日凌晨,家里接到陈益波牺牲的通知。“(4月2日)凌晨1点多,我爸打来电话,我当时已经睡下了,接到电话,抓起衣服爬起来,就跟家里几个表兄弟打了招呼,几个人轮流开车,带着我父母赶到了西昌。现在我们还在等,还没见到人,也想回弟弟宿舍那里,取回弟弟的东西。”陈益波的哥哥说,父母现在很伤心,母亲哭了好几回,止不住。

“过完农历10月份的生日,我弟才满21岁。他还没成家,也没有对象。他原本打算今年干满两年后,再干3年,干满5年后再考虑后面的生活。”

张帅堂哥:“凯凯说要继续在部队好好干”

牺牲消防员张帅,1999年6月出生,来自山东临沂,今年23岁。

还原牺牲消防员和村民生前:有人打算回家探亲,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4月2日中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救火英雄张帅的堂哥。张帅家人刚下飞机,堂哥是陪着叔叔和婶婶,从山东到四川“来接张帅”的。一提到张帅,堂哥忍不住哽咽。“今天凌晨一点的时候接到四川军区电话的,听说张帅救火牺牲了,我们就买了时间最近的航班来了。”

张帅在社交平台上的动态,停留在3月31日凌晨1点49分。他发布了一条出任务的照片,虽没提到去救火,但有一些无奈地说着“真好”,底下,有朋友的回复“加油”。

还原牺牲消防员和村民生前:有人打算回家探亲,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堂哥告诉北青报记者,张帅的小名叫凯凯,1999年阴历五月初三出生,现在还没满二十岁,虽说是堂兄弟,但兄弟俩感情很好,“凯凯家里还有一个妹妹”。

堂哥说,凯凯入伍已经1年半时间了,“入伍之后就没有见过面。之前聊天的时候,我就问他工作怎么样,以后怎么打算,他说‘打算继续留在部队工作’,还跟我说要‘好好干’,让我放心。”

和陈益波一样,张帅也是到今年下半年才有探亲假。“我还等着他回来去我家吃顿饭的,现在再也见不着了。”堂哥感叹说。电话里,从张帅的堂哥身边,不断传出张帅母亲的哭声,“叔叔和婶子知道消息后,就不吃饭也不喝水。”

还原牺牲消防员和村民生前:有人打算回家探亲,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张帅平日里很忙,每次母亲发微信给他,碰上他在出任务,常常是没有回复或很少回复。“儿子在吗,怎么不回话,发个表情也行”“凯你在干什么,怎么不打电话”“你不打电话爸妈很担心,你知道吗”……在张帅和母亲的聊天框里,大多数时候,都是母亲自顾自在问,而张帅的头像那边,缄默无语。

蒋飞飞父亲:“他自己的孩子还没出生呢”

牺牲消防员蒋飞飞,1990年1月出生,来自四川南充,今年29岁。

在牺牲的消防人员中,29岁的蒋飞飞是四川南充人,他已经在凉山州工作了近十年,原来是森林武警,后来转为消防员,担任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

还原牺牲消防员和村民生前:有人打算回家探亲,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蒋飞飞是北京林业大学07级的武警国防生,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谢彤,曾在北京林业大学担任过老师,也曾是蒋飞飞的班主任。他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对蒋飞飞比较熟悉,得知他牺牲的消息后非常痛心。

“蒋飞飞个头比较小、比较清瘦,是一个学习非常刻苦的学生,当时学生分为两拨,一拨是普通高考招上来的,蒋飞飞他们是武警国防生。平常,蒋飞飞他们跟普通学生一起,但早晨和晚上他们会有专门的训练。”在谢彤的印象里,蒋飞飞学习很努力,拿过几次奖学金,这在武警国防生里相当不容易。

谢彤说,日常生活中,蒋飞飞待人非常友善,各方面表现很好,在同学里的口碑也很好。毕业以后,谢彤没有再见过蒋飞飞,一些学生他也记不清了,但他对蒋飞飞印象却很深刻,“从老师的角度来说,你总是会对刻苦努力的学生印象很深。他一直很努力,也很有志向,去年他还专门向原来的同学咨询过在职研究生考试的事情。”

谈到蒋飞飞牺牲的事情,谢彤说,蒋飞飞的同学也非常痛心,收到消息后,同学们打算一起去送他最后一程。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