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微信群

社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社会 > 90后小伙被拐做黑工11年:没有工资 总被虐待毒打

90后小伙被拐做黑工11年:没有工资 总被虐待毒打

(原标题:田俊杰被拐11年:做黑工没钱还总被打)

田俊杰被拐11年:做黑工没钱还总被打 (来源:)

如果没有被拐,1990年出生的田俊杰可能早已成家,像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

现实总是在开玩笑,而这个玩笑对田俊杰来说就是一个长达11年的噩梦——无力挣扎,在溺死的边缘紧紧抱着一截浮木偷生。

17岁离开家的时候,田俊杰还是个懵懂的孩子,从没想过外面世界的险恶。在之后的11年中,田俊杰体会到了冷漠与残酷:黑工、挨打。

cbcdec16d8896b481859e6de192fb778.png

田俊杰。

被拐

“我叫田俊杰,家在河南省安阳县永和镇田营村。”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田俊杰有些木讷地说着记忆中老家的位置。

2018年9月21日下午,田俊杰在河北省沧州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村支书王英军家的地里被找到,这距离他与家人失去联系已长达11年之久。

站在生活了7年的简陋房子前,田俊杰瘦小的身材佝偻着,迷茫地看着围聚着的人群。这个似乎被遗忘的人,忽然站在了聚光灯下。比起孤独艰难的生存,接受被关注更要艰难一些。

堂哥田伟红看着穿着破烂的田俊杰,心里一阵接一阵的难受,穿过人群想去抱一抱他,但这个动作却让田俊杰感到害怕,下意识地躲开了堂哥伸过来的手。

随着田俊杰被成功解救,这名17岁出门打工便与家人失去联系的少年,曾经历的种种过往愈发清晰的浮出水面。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所有将来皆为可盼。在过去的11年中,田俊杰的过往似乎遍布黑色。

田俊杰回忆,2007年,自己17岁时跟表姐夫一同登上了去往天津的大巴,“到了天津汽车站,表姐夫说出去找活。”田俊杰回忆,他没等到表姐夫回来,便被两个人掐着脖子塞上了一辆车,像小狗一样被送到了天津附近的一个黑工地。

“绑钢筋、打混凝土、盖楼。没有工钱,只给吃饭,一个小屋里住了20多个人,不干活的时候只能待在屋子里,不能随意走动,会有专门的人看着,发现有人逃跑就打,谁也不敢跑。”即使过了10多年,这些记忆仍像长在田俊杰的脑子中一般让他寒颤。

天津的工地干了一年后,黑工们又像货物一样被送往北京周边的另一个工地干活,一年后,田俊杰转而被送到了河北沧州及庄砖厂做苦力。

“都是不给钱,不干活就挨打”。田俊杰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一年后,田俊杰被带到了王英军家的厂子做工,这一待就是7年。

c12e5be54c253aae39ce4dc62a4fa912.png

田俊杰曾生活的军王庄村。

苦力

“我在拔丝厂干了两年,养了三年猪,又开始烧果木炭,还帮着种小麦,收苞米、推磨……”田俊杰又瘦又黑,因长时间不与人交流,语言能力有些退化,再加上方言的原因,往往一句话总要重复几次才能被听懂,为了能让别人听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重复说话的时候田俊杰往往露出一副吃力的表情。

田俊杰说自己就一直住在村东头王英军地里的小房子,“屋里有一个砖头砌的炕,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破电视。”这些年,田俊杰从没穿过新衣服,时常是村里人看着他可怜,把自家孩子替换下来的干净的衣服送给他。冬天给厚衣,夏天给薄衣,靠着村里人的接济,田俊杰安然度过7个寒暑。

只是虽然干了7年的苦力,田俊杰说王英军从没给自己任何工钱,即使与其他工人干着相同的工作,“之前在拔丝厂干活,其他工人每天都有20元的收入,王英军也没给过我一分钱。”

对于田俊杰的说法,王英军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予以了否认。

田俊杰告诉记者,王英军没有给过自己一分钱,村里好心人看着可怜,会偷偷塞给自己10元或20元买些吃食。部分村民证实了曾给过田俊杰钱。

a46a14c062facd8f529bc48d7306cc50.png

田俊杰向记者展示头上的伤疤。

被打

“王英军用手机尖打我头,拎着耳朵转圈,用手打嘴,用铁锹把打腿,用砖头砸过我腿,用脚踹肚子。”田俊杰指着头上的一块伤疤说。

提到多次被打的原因,田俊杰说就是因为自己干活慢,轻则挨骂重则挨打。田俊杰说自己不敢反抗,“他太胖,打不过他。”

除了外伤,田俊杰还告诉记者,因为王英军总拽耳朵,导致右耳听不清楚,有点聋。

王英军向记者否认了曾经殴打过田俊杰的行为。

田俊杰堂哥向上游新闻记者出示了一份安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的门诊诊断证明显示,田俊杰右耳听力下降数年,为右耳神经性耳聋。

4a648dafa1caa6749c0815dd5a44d4c4.png

田俊杰右耳听力下降诊断证明。

逃跑

“我逃跑过三次,但是都被抓回来了。”田俊杰回忆,因为想回家但手里没钱,没有身份证,再加上王英军不叫自己走,田俊杰便想着逃跑,但是三次都没有成功。

田俊杰告诉记者,每次逃跑被抓回后王英军都会打自己。第三次逃跑被抓回后,王英军说再跑就把腿打折。

三次逃跑都被抓回,田俊杰说自己非常害怕,逐渐放弃了逃跑的打算。

逃跑被抓回后除了挨打,田俊杰发现王英军还会在晚上监视自己。田俊杰说,王英军有时会在晚上12点左右站在门口或者窗口用手电查看自己在没在屋子里。

信息

“那人说我弟弟还活着,在当地一个人的厂子里干活,日子过得很苦,没有吃的穿的。他说我弟弟很想家,希望我们赶快把救回去。”田俊杰的堂哥田伟红说,这个电话中的神秘人一直不肯透露弟弟所在的具体位置。

2018年9月19日,一个神秘电话打进河南省安阳县公安局永和派出所110值班室,想知道安阳县永和乡田营村村委会电话。随后,电话打进村委会办公室告知村干部有田俊杰的消息。

为了能尽快救出田俊杰,2018年9月21日,田伟红向河南省安阳警方报警。在河南安阳警方和河北沧州警方的帮助下,田俊杰所在位置很快被找到——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

田伟红介绍,在安阳市警方和泊头市警方合作下,田伟红在当地村支书王英军家村东头的地里找到了失踪了多年的堂弟田俊杰。

924474e6953ba6ff4f12854e001dd47d.png

田俊杰17岁时的身份证。

新生

“我想好好工作挣钱,想盖房,娶媳妇。”已经回家半年之后的田俊杰,和此前视频中怯生生的模样相比,明显开朗了很多,除了爱笑,还喜欢说几句俏皮话。

田伟红告诉记者,弟弟走失前是家里最小的,也最被牵挂,弟弟走失后全家人从未放弃寻找,一直在各地托人打听,虽一直没有消息,但总寄着希望。

田伟红向记者展示了弟弟田俊杰走失前在家里办理的身份证——17岁想要外出闯荡的田俊杰出发前忘记了这张身份证。

时隔11年,历经苦楚和磨难的田俊杰终回故里,只是青涩容貌早已不再。

刘雨欣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