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快三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民间故事 >

郭子兴除暴和阳城

时间:2015-06-03 12:33 点击:

元顺帝至正年间,和阳城东街有一家“兴顺”客栈,店掌柜刘太为人阴险狠毒,仗着弟弟刘二在衙门做捕头,坑蒙拐骗,做尽了坏事,老百姓对他深恶痛绝,却无人敢管。

这年三月,兴顺客栈门前来了逃荒的姐弟俩,姐姐名唤王香莲,正值二八年华,生得是天生丽质,出落得如同仙女一般,弟弟名叫王有,年方一十四岁。

刘太一见王香莲生得貌美,顿起歹意,凑上前问道:“你二人是哪里人氏,因何来在这和州地面?” 

王香莲道:“奴家乃颍州人,因家乡在闹兵灾,爹娘都死于乱军之中,是奴家携小弟死里逃生跑出,来到和州投奔姑父大人,不料,他一家子两年前已迁走了,不知下落,我们姐弟无依无靠,故流落街头。”

“你们太可怜了。”刘太假做同情地说,“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现今小店正缺人手,你二人若肯留下,帮着料理些杂事,也可挣个衣食温饱,不知意下如何?”

“如此,小奴家先谢过恩公了。”说完,对着刘太又是飘飘一拜。

“免礼?免礼?”刘太得意地笑着,将二人带进客店,安置好住处。随即,摆手叫过两个伙计,如此这般吩咐了一番。

这天夜里,王有刚刚睡下,便被两个伙计叫起,言说店掌柜有事儿找他。王有迷迷瞪瞪随他们出了屋,一个伙计在前引路,另一个伙计紧跟在王有身后,三人绕过两道回廊,刚走到一拐弯处,后面那伙计突然扑上前,双手紧紧掐住王有的脖子,王有憋得喘不过气来,挣扎了几下,便不动弹了,随后被塞入麻袋之中。

这时,刘太和一个黑大个从暗影里闪出。他向黑大个说:“查九,速将此人处置掉。”

“是。”查九应声,将麻袋挟在腋下,蹿房越脊,消失在黑夜里。

查九原是个江洋大盗,仗着一身好武功,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后被官府捕到,定了死罪,是刘二暗中偷梁换柱做了手脚,以一死囚将他替出,送到刘太身边,从此便形影不离刘太左右。

查九挟着王有在暗夜里穿街走巷,快步如飞,本以为会神不知、鬼不觉,岂料,却被一人看了个满眼。此人姓郭,名子兴,濠州府定远县人。他为人仗义,经常结交些江湖道上的朋友,也有着一身好武功,爱打抱不平,深受乡民爱戴。

由于朝政日趋腐败,致使饥荒遍地,战乱纷起,百姓离乱,郭子兴对朝政极为不满,得知刘福通在颍州起义的消息,亦心有所动,亲至和州联络同道,欲共举义旗。不料,进得城来天色已晚,客栈也都关了门,正独自在街上徘徊,恰巧瞥见查九挟了个麻袋飞奔,甚感蹊跷,便施展轻功夜行术悄悄尾随,追不多远,就见对方在一枯井旁停下脚步,欲将麻袋抛下井去,便大喝一声:“且慢?”

查九闻声不由一愣,回望了郭子兴一眼,道:“喂,朋友,咱井水不犯河水,少管闲事。”

郭子兴道:“不管也行,但你得讲出袋中所装何物?因何三更半夜来投入井中?”

“呀呵,敢过问大爷的事儿,我看你是活腻啦。”查九将麻袋丢到地上,一个“黑虎掏心”向郭子兴当胸击去,郭子兴就势向旁一躲,“滴溜”转到查九背后,不待他回过神来,“啪啪”两掌正击中其后背。

查九料不到对方有如此快的身手,挨了两掌,不由恼羞成怒,正要与郭子兴拼命,忽见远处一队巡街的官兵高举灯笼火把迎面而来,他毕竟做贼心虚,急转身形逃遁而去。

郭子兴也不愿招惹官兵,挟了查九丢下的麻袋飞奔而去,行不多远,忽听里面传出一阵呻吟声。原来,方才王有并未被掐死,而是一时窒息,经过后来一阵阵折腾,又缓缓醒了过来。

王有被郭子兴放出麻袋,哭着说明缘由,郭子兴听罢,直气得两目冒火,七窍生烟,决心要管此事,然考虑到王香莲尚在虎口,不便硬来。他沉思片刻,凑到王有耳边,如此这般耳语一番。

刘太得知王有被人劫走,甚为惊慌,为防意外,急把王香莲带至别处幽禁,又暗中通知刘二做好准备,以做必要时的接应。

第二天,郭子兴和王有来到兴顺客栈,查九闻知要抽剑杀出,以报昨晚两掌之仇,却被刘太喝住:“休得莽撞,需见机行事。”说罢,亲自迎出门外。

郭子兴上前深施一礼,道:“刘掌柜,小可乃王家姐弟之姑父,承蒙你对他们收留,我真是感激不尽。”

“不敢当,不敢当。”刘太虽不相信郭子兴的话,却不点破,反而顺坡下驴地说:“行善积德,乃刘某平生所愿,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郭子兴道:“不知小可外甥女现在何处?烦劳您将她叫出,我们也可相见。”

“哦,你们没在一块?”刘太一脸吃惊相地说:“昨晚,令甥不知因何不辞而别,他姐紧跟着便去寻找,至今未归,怎么,你们不曾遇见?” 

王有见刘太瞪着眼说瞎话,肺都气炸了,正要与他理论,却听郭子兴哈哈一乐,道:“原来如此,她寻不到弟弟,想必还会回来,小可欲在此等候,不知刘掌柜可介意否?”

刘太不好推脱,只得将二人让进大厅。查九耐不住性子,想显显功夫,给对方个下马威,出出昨晚那口恶气,便从桌上端起一只茶杯,暗运内力一捏,“啪”的将杯子捏碎,查九将碎杯片放在桌上,一语双关地道:“这等破杯,也配放在这里?”

郭子兴听出对方语中有刺,冷冷一笑,道:“既是坏杯,留它何用,白误人吃茶。”说罢,抬掌一挥,顿时,一股巨大的内力直逼出来,竟如刮风一般,将碎杯扫落在地。直把刘太和王有看得目瞪口呆。

查九并不服气,大叫着:“看不出你还会这一手,咱俩比划比划如何?”

郭子兴道:“甘愿奉陪。”

刘太见场上形势紧张,忙站起身打着圆场:“我这伙计粗鲁,兄台大人大量,莫与他一般见识。”接着回头向查九喝道:“还不退下。”

刘太不愧是老奸巨猾,见郭子兴武功高深莫测,怕有失手,故不让比武。接着,他又向一伙计使个眼色道:“再去四下里寻寻,有无香莲姑娘下落。”

伙计应声去了,工夫不大,突然外面一阵大乱,紧接着,一群差官冲到门口,当先一个捕头打扮的人,生得是吊丧眉,黄豆眼儿,鹰钩鼻,雷公嘴,头戴皂角帽,身着青色公服,手握朴刀,脚登薄底快靴,来者正是刘二。

原来,刚才那伙计依照刘太的暗示,去给刘二送了信。

刘二一指郭子兴和王有:“你们两个,跟我到衙门走一趟。”

郭子兴道:“我们一不偷,二不抢,三不杀人放火犯王法,凭什么跟你去?”

“凭什么?”刘二信口说道:“刚接到举报,你私通红巾军,图谋造反,还想抵赖。”

“说我造反,可有证据?”

“哼,顶撞官差,罪加一等,左右,给我拿下。”刘二话音未落,众差官执刀枪直闯进屋,郭子兴见状,抬手“啪”的把桌子掀翻,一个箭步冲到刘太身旁,左手“嘭”的揪住他后衣领,大叫道:“哪个敢过来,马上要他的命。”

刘二见状大惊,急忙喝住众差官,对郭子兴道:“你放了我大哥,我便让你二人离开。”

郭子兴也不理会刘二,低头对刘太说:“快请出香莲姑娘。”

刘太支支吾吾地说:“她,她不在店里,我如,如何请得出?”

“再抵赖,别怪我不客气。”郭子兴说着,将右掌高高举起,这一掌若拍下,哪里还有刘太的命在,直吓得他连声大叫道:“别,别,我马上放人。”

工夫不大,王香莲被两个伙计送回来。她见了王有,姐弟二人抱头痛哭。

“人已送到了,快放了我兄长。”刘二大叫道。

郭子兴道:“你等先退到院里去。”

刘二向众人一挥手,都退到院里。

郭子兴逼着刘太和王家姐弟随后出了屋。

刘二道:“你还待怎样?”

“好,给你。”郭子兴说着,双臂一抬,将刘太高高举起,“忽”的掷向刘二。

刘二抬头接住刘太,自己也被掼了一个跟头,两人一起滚在地上。

郭子兴掷出刘太,迅速探出双臂,挟起王香莲和王有,飞身跃上屋脊。此时,查九也随后纵身上了房顶,挥剑扑来,郭子兴停下脚步,让王家姐弟暂立一旁,回身迎战查九。

查九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吞下郭子兴,手中剑舞动如飞,招招直取对方要害。郭子兴也不示弱,使出全身解数对敌,二人“呼呼”、“啪啪”在屋脊上拼杀起来,转眼斗了四十余个回合,郭子兴瞅准空隙,上面虚晃一拳,下面用连环脚踢去。查九躲闪不及,被踢中前胸,噔噔后退几步,立足不稳,一个“倒栽葱”从房顶跌下,说来也巧,脑瓜儿正撞上刚从地上爬起的刘太的脑袋,只听“呼”的一声响,鲜血四溅,两条死尸栽倒在地。

郭子兴将查九踢落房下,一回神,却见刘二已跳上房顶,举朴刀砍向王有,不由大惊,急拔一只飞镖“嗖”的掷向刘二。刘二收刀去磕那镖,岂料此时郭子兴的第二只飞镖又已掷到,不偏不倚击中面门,他“啊”的惨叫一声,便向阎王爷报到去了。

院里众差官开始吵嚷着,将梯子搭上房,一个个朝房顶爬来,郭子兴担心王家姐弟的安危,无心恋战,立在屋脊居高临下四处一望,只见后院有一马厩,里面拴了几匹骏马,顿时有了主意。他从房上掀起几片瓦击倒几个差官,挟起王家姐弟,纵身跳入后院,奔至马厩跟前。

郭子兴和王家姐弟一同跨上一匹枣红马,一抖缰,枣红马四蹄蹬开,奔至前院,直扑店门。四个差皂上前拦挡,被他“啪,啪”几马鞭打倒在地,其余人等哪还敢上前?眼看着枣红马出了店门,奔驰而去。

郭子兴回到家乡,更加紧了起义的筹划,于元至正十二年在濠州率众起义,为朱元璋大明政权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链接: 快三群 | 中国天气台风网 | 股票配资平台 | 加拿大28微信群 | 幸运飞艇老群 | 北京赛车群 | 幸运飞艇微信群 | 幸运飞艇信誉群 | pc蛋蛋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极速赛车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快三计划群 | 斗地主群 | 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5群| 赛车群| 吉林快三群| 澳洲幸运5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