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微信群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揭秘郭文贵“绝密文件”炮制始末

揭秘郭文贵“绝密文件”炮制始末

  2017年10月以来,潜逃美国的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在逃人员郭文贵和美国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频频通过网络曝光所谓中国政府的多份“绝密文件”,以此误导公众,抹黑中国政府。

  虽然当时就有人指出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存疑,并列举出多处错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回应“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文件是伪造的”。而随着重庆公安机关侦破的一起伪造国家机关公文案,这些文件的炮制始末最终得以完全浮出水面。

  23日下午,重庆市公安局举办案件通报会,通报破获一起伪造国家机关公文案,揭开了郭文贵授意和指使犯罪嫌疑人陈志煜、陈志恒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的真相。

揭秘郭文贵“绝密文件”炮制始末

  案件通报会现场

  伪造案件告破:“绝密文件”来源水落石出

  2017年10月5日,郭文贵在华盛顿公布了一份声称得到了美国政府机构验证的“中国政府秘密文件”,标题为《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关于2017年度秘密增派何建峰等27名国安部人民警察赴美值勤工作方案的批复》。

  2018年1月2日,美国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也公布了一份声称是“中国政府的内部文件”,标题为《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我国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就进一步深化解决该国核问题开展沟通协调工作的决定》。以上情况引起媒体高度关注,美国国务院也表示深切关注。

  2017年以来,郭文贵在海外连续进行所谓“爆料”。境内外媒体通过采访相关人员,先后多次辟谣,证实其一系列所谓的“爆料”均为捏造。这一次也并不例外,相关部门认定上述文件均属于伪造。公安部指定重庆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重庆公安机关通过侦查发现,上述文件为郭文贵授意并指使犯罪嫌疑人陈志煜、陈志恒二人伪造。他们还伪造了一批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及有关部委名义印发的国家机关公文,其中包括今年4月2日“华盛顿自由灯塔”发布的名为《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2017年度加强针对美国科学技术领域统战力度工作计划的批复》的文件。

  2018年2月18日,重庆市公安局分别在广东、湖南将陈志煜、陈志恒抓获归案,依法扣押了相关涉案物品。二人到案后,对受郭文贵指使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警方查明,2017年8月以来,郭文贵伙同指使陈志煜、陈志恒二人,伪造了30余份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以及国务院有关部委名义印发的国家机关公文,在境外公开散布传播。郭文贵及“华盛顿自由灯塔”对外公布的所谓中国政府“秘密文件”,均系郭文贵与陈志煜、陈志恒所伪造。

  到案后,公安机关在其电脑、移动硬盘里查获了大量伪造的国家机关公文,发文单位包括中共中央、国务院以及国安委、中宣部、中央编办、人社部、教育部、财政部等,涉及中国军事、国防、外交、统战、金融政策、经费预算等多个方面,甚至还有伪造的中纪委的办案案卷。

  为牟取经济利益:炮制公文供郭文贵“爆料”

  “因为我的小孩患有自闭症,我的收入也不高,难以维持小孩治疗费用的正常开支,生活比较拮据。为了获取郭文贵资金、人脉方面的资助,我就为郭文贵编造这些文件。”在谈到伪造文件动机时,陈志煜说。

  犯罪嫌疑人陈志煜、陈志恒是双胞胎兄弟,陈志恒2008年加入加拿大国籍,陈志煜2012年辞职前往加拿大生活。自从2013年开始,陈志煜、陈志恒两兄弟就开始从事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出售给境外机构牟取利益的非法活动。

  2017年5月,陈志煜、陈志恒二人在境外网站上看到郭文贵悬赏征集中国政府“秘密文件”,觉得有利可图,便由陈志煜以“周国明”的名义与郭文贵联系。

  为了获取郭文贵的信任,他们商议伪造了名为《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调整针对特大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宣传策略的批复》的红头文件发给郭文贵。郭文贵看到这份“见面礼”后,认为“周国明”有很强的伪造文件能力,立即主动联系了陈志煜,要求提供更多文件给他。

揭秘郭文贵“绝密文件”炮制始末

  伪造公文

  于是双方正式建立合作关系,郭文贵以每月4000美元的工资雇佣陈志煜,让陈志煜专职为其提供“爆料”所需材料。应郭文贵的要求,陈志煜还四次到美国与郭文贵和其助手见面。

  在公安机关依法扣押的陈志煜的电脑、手机中勘验提取的语音聊天记录中,郭文贵对陈志煜说: “你不应该再上班了,应该每分每秒都要投入到咱们这个‘伟大事业’当中去。这个资金百分百没问题,这个钱是4000美金一个月,我给你,没问题。”

  “你们把这几个资料准备完以后,我准备捐献给你们5000万美元现金。我用正式的我的家族的基金,捐给你们5000万美元,支配权完全归你们。”为了让陈志煜死心踏地为其效力,郭文贵还许诺出资5000万美元建立基金供陈志煜、陈志恒二人支配,不过这一承诺并没有兑现。

  陈志煜、陈志恒坦言,伪造公文的内情,郭文贵不但心知肚明,还亲自点拨他们进行修改。

  “郭文贵每次都会提出明确的要求,他需要哪方面文件,我们就按照他的意思伪造文件提供给他。比如郭文贵要求我们提供涉朝鲜的文件,我们就编造涉朝鲜的文件给郭文贵;郭文贵要求我们提供涉美国的文件,我们就提供涉美国的文件给郭文贵。”陈志煜说。

  就这样,陈志煜、陈志恒走上了按郭文贵需求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的造假之路。

  2017年8月,陈志煜和弟弟将之前伪造的《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关于2014年度秘密增派范海涛等33名国安部人民警察赴台值勤工作方案的批复》的文件根据时政变化略加修改,制作了《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关于2017年度秘密增派何建峰等27名国安部人民警察赴美值勤工作方案的批复》的伪造文件,发给了郭文贵。

  “我修改的内容,就是把涉及台湾的内容变成涉及美国的内容,比如‘赴台’就改成‘赴美’,里面针对台湾的内容就改成针对美国的内容。”陈志煜说。

  陈志恒告诉记者:“文号27是因为我们的生日是11月27日,所以我们觉得27是个比较幸运的数字。‘何建峰’这个名字其实在草稿中是‘何海峰’,临打印前,我觉得‘何海峰’这个名字过于普通,就给改成了‘何建峰’。我觉得人民警察的名字应该阳刚一些。”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