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三微信群

红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红人 > 如涵赴美IPO:业绩增速放缓 红人红货博弈激烈

如涵赴美IPO:业绩增速放缓 红人红货博弈激烈

  2018年初正式摘牌新三板的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涵),如今又要登陆纳斯达克了。

  如果没有意外,这家以服装网红电商起家,靠签约113个网红实现全年超20亿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网站成交金额)的网红孵化摇篮在登陆美股后,将摘得“网红电商第一股”称号。

  根据统计,2018年,赴港股市场或美股市场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多达22家,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年。其中有17家公司上市前估值达到或超过10亿美元,也就是所谓的“独角兽”。而目前为止,已有16家独角兽破发,8家目前的股价低于上市前最后一轮估值时的水平。在此背景下,如涵如今赴美上市,引发业内高度关注。

  同时,业绩方面,如涵近年正遭遇增长放缓、净亏损持续扩大的情况。有业内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直言,实施IPO不代表企业的新生,也并非一定是企业崛起的开始。如涵上市背后的重要推手更多被认为或是着急想要退出变现的资本。

  那么,如涵IPO是否代表网红电商崛起,又能否开启网红经济的上市元年?尤其是随着douyin、小红书等平台崛起,产生了大量的新生代网红,在国内历经了上10年的网红生意,是否将重新迎来历史性时刻?

  ●签约113位网红 张大奕是绝对C位

  如涵的招股书显示,公司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RUHN”。

  事实上,去年11月就有如涵计划赴美上市的消息传出。尽管如涵早在2015年就通过借壳在新三板挂牌,这家孵化自有网红的公司对C端消费者来说依然相对陌生。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拥有“大V、网红带货达人、如涵控股CMO、BIG EVE品牌创始人”等头衔的如涵背后关键人物——张大奕更为大众所知晓。

  正如如涵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冯敏2017年接受采访时用以诠释如涵商业模式的那句话:“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负责貌美如花”的张大奕就是在如涵处于绝对C位的女孩。

  2014年,27岁的张大奕和34岁的冯敏合作开了淘宝店,做了8年自由模特的张大奕,个人IP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微博粉丝数从一开始的二十多万涨到现在的1053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化妆品、衣服的推广图片、小视频几乎占据了张大奕的整个微博,每条微博的评论数、点赞数少则几千、多则上万,足见其作为一名网红大V的品牌影响力和带货能力。而随意点开张大奕推广的一款眼影,通过这款微博橱窗里的商品,加入淘宝购物车后,便可进入张大奕在天猫的旗舰店购买,从而完成从微博到天猫的购买闭环。实现了张大奕所说的“全网种草、站内收割”的模式。

  简单来说,如涵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两种方式获取收入:一是产品销售,在网上商店销售自己设计的产品,目前主要包括女装、化妆品、鞋子和手提包;二是服务,向品牌、在线零售商和其他商家提供KOL销售和广告服务。也正因如此,当前如涵三大核心业务为红人经纪、营销推广、电商业务。

  基于此,除了张大奕,如涵还孵化了一批网红。按照冯敏此前对如涵商业模式的解释,“在找到有品味和魅力的优质女孩后,如涵为她们提供店铺的供应链服务,通过社交媒体放大她们的影响;网红女孩则利用个人魅力指数引导粉丝消费,获得利润分成。”

  招股书显示,目前,如涵有113位签约的网红(KOL)、1.484亿粉丝、91个自营网店(复购用户39%)。

  尽管孵化网红上百,但记者了解到,张大奕依然在如涵占据绝对C位。招股书显示,2017财年、2018财年和2019财年前三季度,顶级KOL为如涵贡献的GMV占比分别为60.7%、65.2%和55.2%。其中2018财年、2019财年前三季度,顶级KOL有3名,张大奕排在首位。张大奕有权从如涵以她的名义开设的在线商店获得49%的净利润。

  而除去如涵排名前十的KOL,剩下103名签约网红9个月贡献的GMV约为6.7亿元。算下来,平均每人每月贡献的GMV约72万元。

  ●业绩增速明显放缓 资本着急套现?

  相比一些竞品大多处于B轮以下融资阶段,如涵这几年迅速扩张的背后,离不开资本的加持和持续的资本运作。

  如涵控股官网显示,自2014年获得软银赛富A轮融资后,接连在2015年获得联想君联资本数千万元B轮融资、2016年阿里巴巴3亿元C轮融资。在2016年,如涵GMV超过10亿元,估值31亿。此外,2015年7月如涵就通过借壳克里爱在新三板挂牌,至2018年4月摘牌。

  值得一提的是,统计显示,网红产业融资规模普遍不大。懿坤资本创始合伙人高懿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便有个人品牌的一二线国际巨星,也很少听说做到特别大可以上市的。对于一些大资本来说,也很难判断,所谓的网红怎么去区分,究竟有多红、有多少变现能力、以及时间持续度,这里面包含特别多的因素,这样一来成功的难度就会比较大,这或许也是许多大资本没有在网红经济这块过多聚焦的原因。

  此外,如涵新三板挂牌后,业绩遭遇增速放缓、净亏损持续扩大的尴尬。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财年,如涵的GMV为12亿元、收入5.8亿元;2018财年的GMV为20亿元,收入9.5亿元;2019财年前9个月(2018年4月1日到12月31日)的GMV为22亿元,收入8.5亿元。

  就季度经营数据来看,2017~2019这三个财年的第三季度,如涵的营收分别为2.51亿元、4.08亿元和3.85亿元,2019财年第三季度的营收不增反降;2017~2019这三个财年的前三个季度,如涵的营收分别为4.38亿元、7.51亿元和8.56亿元,其中2018、2019财年前三季度营收分别同比增长为71.5%和14.0%,增速明显地放缓。

  招股书还显示,2017财年、2018财年,如涵的净亏损分别为4014万元和8995万元;2019财年前9个月的净亏损为5750万元,相比上年同期的2613万元在持续扩大。

  在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看来,如涵定期在社交平台“上新网红”,为新一季或新系列服装及配饰开展营销活动,粉丝对网红的喜爱,以及网红与粉丝的互动使得后者的购买率、复购率提高,部分爆款可在几分钟内销售一空。

  如涵2019财年前9个月之所以亏损扩大,曹磊认为,主要是由于产品销售和营销费用等项目的支出较多。

  从招股书可看到,如涵的营收主要由产品销售收入,以及KOL销售和营销服务收入两部分构成。截至2018年12月31日,如涵已与501个品牌及其他28家网络零售商合作。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