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快三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激励日记 >

心的仰望

时间:2013-07-28 16:59 点击:
这次遇到了真正的对手,河岸突显出它那依旧的涟漪,仿佛在昭示着世界的精彩。手中血焰色的通灵魂珠铸造于此的斩血刀发出炙热的气刃,吞噬周遭一切能量般。 他看到这个世界的隐忍是为了下一更次能灭掉人心的狂躁。发丝披肩两缕条许,顶头羽发飘逸,拂在背上,

这次遇到了真正的对手,河岸突显出它那依旧的涟漪,仿佛在昭示着世界的精彩。手中血焰色的通灵魂珠铸造于此的斩血刀发出炙热的气刃,吞噬周遭一切能量般。

他看到这个世界的隐忍是为了下一更次能灭掉人心的狂躁。发丝披肩两缕条许,顶头羽发飘逸,拂在背上,清艳的质丝更显游刃。整个人看去是那么的嗜血,看不透他眼中想的到底是什么。

萧雨的时节,让这个凌乱的世界,浮现在他眼神中,到底怎样是深渊的尽头,不想再被狂野的人性所袭卷。

愿你成为什么样的人,了了枝叶,在想些何物?万人欲杀的枭雄,活着的惊险,让其感到欣向的畅快与星空的隐忍。其实人心的摩擦及矛盾是你不自在的原因。

在那曙光照耀的冰山一角,又变幻何种彩云?

在暗沉的岭山一头,再次的想到光阴的不可饶恕,到底是什么系挂着一颗沧海的心灵?

活着,一天的在外奔波,并不是那么疲乏,只是心灵的夸张。身体的崩溃的使你感到有些对天公的恐惧?才显得是那么无奈与悲念。

如何挥霍本该不属于你的世界?小心翼翼地度过时残留给你的俯望。天空下着飘零般的花盏,仿佛站在高崖上,往上,再往上看着月亮的摸样,是看不透的寄予,一种求曙的难忘!

各部落的元老开始网罗所需的信息,以便往后掌握这片土地,曾经属于那个摄魂的妖艳少年。其实每个元老心里何曾不对这飘落少年感到敬畏?时年流过,依旧是那摇曳的景色挂在这片突显奇才辈出的园林中。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各自拥有着十大榜前的利刃,或者应该说是杀器。从不显现自己的音容那光辉的驰骋下。这是王者的世道,从不存在一丝柔情,只为那屹立巅峰之上,纵览遍天下,不为其他。

思绪的横益,让这个大陆上充斥着一种叫做圣域的地境,为了心中无尽的求曙,纷纷葬了命,只因功成败身。

看到千万的路人匆匆走过,想起自己落魄的此刻。就连坐的姿势也让人感到无奈,一天的时光真是漫长啊!好想睡一觉,坐着温馨的梦境。

活着,夹杂无奈与悲伤苟活着。不是说过也会穿上西装革履走在人群鼎盛的面前,笑看这曾经孕育自己的土地?

更是想那统治的气宇,不能尽归实现,所以才失落的吗?

能笑着走一回,手一挥千军万马唯己听令,即使生命在那一刻消亡,也没有了遗憾!呵,还能有什么遗憾?还想有什么遗憾?

想像着怎样求生,没有任何技能的聚刃。还想掌握世道的规则?

真正的执手挥下,江河也有几分不听话了。真的很潸然,不知是什么缘故。当看到迅瞬的谱光照在脸上不能摘下来时,很想不再依旧如故,生活的滋味你我都有同感。去另一个世界从零开始,等到那些将军在此聚集嘶杀的时候,你又会怎样腾空出世?

看着时代更比一代强,都已整装待发,去击杀一个普通的角色,只因他,世界才有了纷扰,这就是半壁江山的妙语。

一个普通少年,在这个世道上行走着,纷扰的繁华与弥漫的气息。让他感到有些欺骗的感觉。只是有一天真正的较量才正式开始。

撩人的羽发,不灭的手指环扣着吞噬一切的戒指。站在静静地河草边,没有了透人的逼气,少了几许妖艳。只是眼神中的思彻依旧是那样可怕。

桥依旧是那沉默的样子,凌乱的世界点缀着凌乱的我。蓬松的发丝笼罩着少年的脑袋,显得有些虚脱的样子。不过一贯的矫健的步伐,手中那股嗜过血的魅手,有些格格不入,就在这位少年身上。

丝丝幽艳与妖魅,面色的气宇绝不会因为残旧的岁月侵蚀丝毫不悦的菱角。曾经的莞尔,引绝数追忆。

月空不再是那么的顽皮,照旧抚人的心灵,何时怀念这样的时刻?

手上的天阙显现出焰红炼火,席卷刀身。丝毫没有畏惧的表情浮在萧飘的俊脸上。活着也是出来闯荡,受点伤更是微不足道。

我愿挑战这个世界的每一道关卡,剩下心脉的跳动,只要一息尚存,决定了的道路,就算在战斗中消逝,那又如何?

生命赋予你的灵魂,只给了你这个世界。之后的脚下,该如何去迈,是看自己的意念。有的驰骋巅峰,扬鞭;有的淡恬舒意,温尔逝去。

空痕的撕裂,弑天的暗域。

天际那边冲出艳紫焰火,仿佛要将天空吞噬般,河流的疏浅谱画出这一代的萧萧清澈,兀立沁脾的竹叶牵挂在枝头。拍打着千年桑晓的历史。

容颜万古不褪的润浅,缭发奇曲地潇洒披肩,被朔风吹响妖娆的空中。

要想爬的更高,唯有炼造自身的不释与执著,哪里有过停息的小亭让你回眸?

哪里来的秋虚之丝,吹不断少年风中之行?

笙箫回向,树仰高山,望不尽此世多舛之隔。

追一颗不逝之星,谁的陨落在此夜所照耀的一刻,腾踏着他所不弃的魂天之宵?

心中硕大的远方,谁为你敞开而来?虽然没有刃随相伴,但是你要不弃地追逐着。

只是这一世的坎坷,谁来为此买下不释的谧馥?

这是一个巅圣的世界,每个凡者都会有擎掌的时刻,空宵之神不会赋予他们每一个于异幻。

谁的抚柳?在变幻着一切的屏幕。没有过海的境茫,又是在叹息。你不会有他们俯世的一刻,在你即将笑尔的一刻。

有碑无门?这是何种缘故。

抚舒予怀,风的拂碧,迎来她的骄艳。

为什么你一定要踏倒圣魂尊者?爬不到你此刻的宵之九天,还有何为你而擎?

因为不想在这个世道之上活的平凡,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吧。

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坠落的一刻,那是无尽的深渊之河。会有如何决定在少年燎原?

缓缓走过,谁的强大?俯拜相间,只为活的精彩,去触碰圣魂,被刃瞬。只是谁的到来,轻举尊交,枫树风止。是身上佩戴的归心?

帝王朝的将相,欺我年少无知。更是没有任何鼎钟作为自己的王牌之盾。临城脚下,手执尚流辈剑,挥得好无力。坐在鹤龙丹宗的金樽椅上,看这一场命运之争锋,帝王的龙颜倾覆叶的驶向。我,倒在万人脚下,想象会有血泣染身,再来一场巅峰战斗。看谁是真正没有愧对神圣之碑的行路人。

都说帝的姿颜无需浸染,潜意识里作为圣的崇拜。想要聚拢佛说的一切,在哪里实现空的破逝?

好人难做,坏人更是不好坐。可世间无非是好坏而已。因为世界没有给你标准衡量。有的蹒跚在墓碑之旁,有的驰骋在巅峰之路。一样的精彩世界,异样的活在之上。

叶,不再鸣声。古刹的景色依旧堪破,萧落的沥雨总是那么缅怀。

物语的再轮独恋,长空抛下一片染林,纵其赏心悦目。

渴望你的一切,期待你的复出。永将不会颓然堕落,即使天空中的一块跌落,也会把它举起放回该去的地方。

没有什么是可以让人看得起的,有的只是内心的强大。

历来都是波澜壮阔,没有更强,只有最佳。

突然地送到这个开始拿起手中利刃的世界里。都有自身的称心王牌之刃,并已所获更多猎物。没有告诉他该如何做,是败是成,步步向着前方驶然。

俯瞰着那一刻的景色,荆棘爬满周边原野,朝气的雾渺只是依旧笼罩聚拢的村庄。

横亘在两座望得尽的山岭边,笑陨世间达不到的期待,虽然不是站在高峰之上,亦不是处于萧兰之中,只是落眼于世界的最低丛林。

雨中逢景于辉晓见云,有何不凡之处?冷堪击败,还是不斗天命?

很凋逝的一种情绪,通过洗染颜容之旁展现于此。

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存不下外界的争吵。

在看着,就这样把十几年来的画卷又温了一遍,世道之路的主宰者是一个可以不愧对自己可以倾而笑谈的行路人。修炼血焰之异界曙光直接瞬间让你我不再相濡以沫。

永远留下一些期待的信念,就算到天老地荒,少年也能成就一番不寒不炙的酒中烈。

逸焉于桥下那坐简残屋岭,掉落了漆夜,有可以让我浮躁的飘零?

举林沁园,万魂听从。

起帆挂碧,气意志壮,不满于现将的一切。到哪里去找你心中的那片诸峰兀立,空嘹贤云?

饮羹,眼中之明皎,极盛复然,只是一种治疗之圣血药料。

那时,站在池潭边。没有强悍的能力,有的只是在世道中来回穿梭。根本无人知晓,受的苦多又怎样?告诉我说,这月圆的好扑朔,好无奈。你是否看的透?我没有话可以倾谈,因为我觉得自己很渺小,只有敢一步步地前进,奋斗。直到那一刻的峰峦出现。

每次都会去山岭的那一边,看尽童年的精魄,重温再次的淡然。描写的想让读者感到灵魂的洗盏,绝非那么身幻境中。

我们都不曾有过辉煌的一世,一切的皆大满足,那是没有彼岸无尽姿景的空幻。只要幻想也成一种莫逆之幻想,那无所谓转化成现实与否罢了。如果是真的逸畅之艳鸿,难道这样岂不更好?或许相反,当梦中理想化为真正的画卷,却没有心中的那份思念与幻想之倾笑。

玉刃未老,已凋怯,是谁将你打败而后不再掌天?

焰碧于紫,霄穆于青,年少之血,染其于丝,谁此拭唇?

人间情繁,谁也无法渗透为谁而战,又为何而死?

帝皇之圣,朝歌百籁的鸣碧,宰着驶往蜃楼的心凌,将相之候的居高位极人臣,演绎他们不负此生的千秋功盖之叶。转九折叩首,帝的一眸才是真正的世料意倾之魂。谁也无法越居圣的手印。

焰火发出不灭的气息,高阔之望。少年看到腾灵之犀,命夺时虚,谁也不会在乎血的阑珊,就让逝落的液血祭奠亡魂之都的将士,看谁才是完成这世界使命的第一人?

所依仗的萧笛,在巅峰之焰斗,主宰着那场不败战天。

尔春暖开得好无凤鸣之艳,谁的麟角将是雷炼紫藤之剑?

心中有着沉主之上与不见经世的两缘之心。

少年拜酒逢千栊。

雪,在这不显季节的时分又宵落开来。万年之光都无法达到的地方,缘何要有其他气候来主宰这里?

只有那雪艳的花熔铸能在这里流年长存。古巅之崖的荒丰,树残屹兀的不倒。显示着此景此地的不凡。

风总是会让林树随着它的意念去做有向往的神职。

江湖、三界、网游、纵合之众,联袂打造异样的世界的风采。

跟帝王谈论道德和仁爱,只会是缘木求鱼。

公平只是说给主宰世界的领袖而听的。

一切的阻挡都将被少年的步伐所踏碎。

剑宵牵源,一身随着少年性格的装束。看去,没有丝毫胆怯能在少年的脸上体现,有无尽的圣魂看着这晚夜的不同凡响,那是因为少年的到来。一旁的老者少年的停滞,"在哪里都能看到你的存在。"

为之倾倒的残风这是这时也不敢再抚风许树的撼动。

霖遇之二者的无乘上幻层,开始有雨滴落剑刃上。瞬息之间,已然揩损消逝,是谁的血泣飘满曾经秦圣所主宰的青龙剑?

少年踏着曾经在这一片避难的署地,那是草盛凌池,荒烟蔓草盖不住这曾经的秋爽,即使现在都已没了沁染之心。

想活的逸怀之些,谁不想处于稳高胜地?

凋零之宵年,枝残之谢月。

努力了半载,又是一个不胜之秋。

回忆也成一种享受。

都在心中有一个帝的存在。

年少的凌气打不败茂烨的厚黑,永远的江湖血意之则。

看着那些世界往其摆布的强者,各居樽椅,在你年少弱冠之前,希望能赋下自己的金门羽客。

名满富盛的城都,岂能容得无一所有的少年卧榻?

难道只是年龄岁月的差距,别人就可以踏过你的头顶?

圣的剑鞘便是你我眼中之绝刃利器。

作者七泉的文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链接: 快三群 | 中国天气台风网 | 股票配资平台 | 加拿大28微信群 | 幸运飞艇老群 | 北京赛车群 | 幸运飞艇微信群 | 幸运飞艇信誉群 | pc蛋蛋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极速赛车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快三计划群 | 斗地主群 | 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5群| 赛车群| 吉林快三群| 澳洲幸运5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