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三微信群

网球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网球 > 失去费德勒的日子到了吗?

失去费德勒的日子到了吗?

失去费德勒的日子到了吗?

费德勒失利后的身体反应比输球更让人担心

  如果哪一天,职业网坛真的失去了费德勒,届时会是怎样一派景象?随着他此番在美网的颓势出局,这个老掉牙的话题又以来势汹汹的状态,扑入了人们的视野。

  专题撰稿 本报记者 章丽倩

  场上看跌场外看涨 费德勒仍是“头牌”

  在费德勒出局前和失利后,美网门票的行情经历了一次急转弯。以男单八强赛的票价为例,有些门票的跌幅达到了75%,更有“极端个案”的票价从262美元速降到了61美元。由之引发的感慨是,尽管费德勒、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堪称男子职业网坛黄金一代的球员,但瑞士天王的个人号召力却是正应了那句“越老越吃香”,且具备“独此一家”的鲜明特征。

  今年7月,那正是足球世界杯热度席卷全球的时候,作为世间少有的几位可以与这份热度稍作对抗的“体育流量之星”,费德勒这儿却是爆出了一则大新闻:在他爆冷无缘温网四强后,日本企业优衣库宣布,他们已经用一份10年3亿美元的大合同,将费天王挖到了自己麾下。

  在此之前的24年里,费德勒一直穿着耐克出现在赛场上,双方还共同推出了瑞士人的同名品牌“RF”。费德勒与耐克的上一份合同签订于2008年,于今年3月1日到期,据外媒透露,这份10年合同的总价值约为1.2亿美元,年均报酬为1200万美元——这可远低于优衣库此番传出的报价。而且,尽管不少人觉得在专业线上,优衣库较之耐克业余,但其实前者对网球的接触已有10年,这次也不算一拍脑袋、心血来潮。

  从轮椅网球运动员国枝慎吾,到先后签约锦织圭和德约科维奇,优衣库显示出了对网球领域的浓厚兴趣。在2017年与德约科维奇的五年合约(品牌全球形象大使)圆满落幕时,这个日本企业开始接触起了公认职业生涯尾声的费德勒。在商言商,他们自然不认为这会是一笔高价赔本的投资。

  有数据显示,费德勒在2009年法网夺冠之后,这项红土大满贯之后五年每一届的入场观众总人数都呈现“更饱和的状态”,而在2016年费德勒宣布退赛后,当年法网总入场人数马上跌至41.3907万人次——据统计,这是法网在2004至2016年间的“最差票房”。而对国内球迷来说,最近在身旁的感受则莫过于每年金秋时节的上海网球大师赛了,每当费德勒状态尚可时,那边是铁打的票房号召,而若爆出如2015年上海大师赛那会儿的“一轮游”冷门的话,则现场上座率和票务二手市场便会有明显波动。

  大家都知道,已是37岁“高龄”的费德勒,他距离真正挂拍的时间已是越来越近了。健康状况、竞技状态、子女成长等都在以变数的形式影响着那个最终的决定。只是,在那一天真正来到前,还是让大家尽可能地祝福与见证吧。

  退役话题?狂轰滥炸已九年

  费德勒:

  我已经被这个问题追了九年。最开始听到的时候(九年前),我的反应是“什么?这不是真的”。后来渐渐地,好吧,我接受了,不管去到哪里,我都很可能被问到这个话题。几乎在每一次采访中,我都会被问到,其实我明白,他们也是不得不问……其实我能说的是,我不太可能在采访的场合去宣布什么。那不是我会喜欢的方式。

  (如果要做一个正式宣布的话)我得先和家人做好商量。如果我的团队、我身边的每个人都觉得就是这个时间点了,而我自己也有同感,那我会接受这个事实。

  有时我也会纳闷,为什么他们又来问我了,难道他们不知道我昨天刚回答过吗?或者他们不知道我两个月前也说过这件事?当然这个时候,我会微笑,也会尽可能去理解对方,我猜大家都是在做自己的工作。

  家庭和孩子左右他的决定

  费德勒:

  如果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孩子对于跟着我满世界跑感到不开心了,我就必须对自己还有米尔卡(费德勒的太太)说,“好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对我来说,职业生涯的终点确实比以往更近了,但我仍不清楚具体会是在什么时候。哪怕在退役之后,相信我的生活依旧会乐趣不少,尤其是和我的孩子们,我会更关注他们的学习生活。

  高开低走的2018年

  赛后不适引球迷恐慌

  年初澳网,卫冕冠军费德勒以盘分3比2击败赛会6号种子、克罗地亚名将西里奇,夺得职业生涯第6座澳网冠军。同时,他也成为了男子网坛历史上第一个将大满贯冠军数量带到“20”的球员。

  5月,他宣布不会参加今年的法网。这也是他连续第二年缺席这项红土大满贯。之后,在温网1/4决赛长盘2比3负于世界前十球员安德森。此番美网,他在高温夜场以1比3输给了世界排名第55位的米尔曼。

  随着费德勒在美网失利后身体一度不适的更多细节的传出,球迷们对他“何时退役”的忧虑度不由得一路飙升。

  这一细节是由ESPN记者克里斯·麦肯德里和玛丽· 乔·费南德兹披露出来的。在那场令费德勒精疲力竭的比赛赛后,他甚至没有回更衣室,便直接去接受了一些治疗。“我们是跟着球员一路去更衣室的,但他(费德勒)没有在房间里。在他快速走出球场后,其实是进了球员通道右侧的一扇门,那是一个通常供球员休息的房间。而在进入到休息室让身体慢慢冷静下来前,他已经接受了一定的治疗。”克里斯·麦肯德里说到。

  而从克里斯·麦肯德里的同事、费德勒经纪人托尼·古德斯科的妻子玛丽· 乔·费南德兹那里,人们则获得了更多的“现场感”。“情况不太好,罗杰(费德勒)第一次在赛后表现得那样。另外,后面我还去更衣室见到了他,他看起来不太好。这可能是他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了,用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才终于让呼吸平稳下来。”

  当然,费德勒这次在赛后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状况,这与纽约近期的高温天和美网中央球场顶棚关闭后愈加闷热的情况也有关联。别说是37岁“高龄”的费德勒了,就算是比他年轻6岁的德约科维奇,在1/4决赛战胜澳洲黑马米尔曼后,也直言赛场内太过闷热,有点煎熬。“我从没像这样大量出汗,太不可思议了。在这里,我每场比赛至少得准备10件T恤。打两局,人就湿透了。我问主裁,他们在通道处是否使用了通风设备或空调,他说不知道。我觉得组委会应该注意到这个问题。因为无论是日场,还是夜场,球员们都得不到足够的空气,感觉就像在蒸桑拿。”

  无论如何,对费德勒来说,美网赛场上的那些风云已经算翻篇儿了。不过,男子职业网坛某些转变的趋势,倒是仍在那儿酝酿——而且是一些对“高龄”球员来说尤其有影响的可能性。

  在四大满贯当中,美网是唯一使用决胜盘抢七的赛事。日前,全英网球俱乐部的发言人说,是否引入决胜盘抢七赛制的议题将会作为温网情况汇报会上的一项内容被重新考虑和审视。而在本届美网期间,澳洲网协的官员也就是否应该改用决胜盘抢七,在现役和退役球员以及教练中广泛征询意见。

相关信息: